《嫁給殘疾獵戶後,我暴富了》[嫁給殘疾獵戶後,我暴富了] - 第1章

第1章像被羅到了一片密不透風的黑幕之中,恍惚間,寧姝耳邊倏地響起一道老邁人聲。
這姑娘沒大礙了,都是些皮外傷,過不了多久自己就醒了,只是……這腦子,怕是治不好了。」
話音落下,又有一道年輕的男聲追上,語氣難掩唏噓:只要人還活着就一切都好……」人聲漸漸破碎混亂,萬千意識緩慢回潮。
驀然間,寧姝劇烈地倒了一口氣,猛然從黑暗中脫身。
睜開眼,卻見自己正身處一見簡陋的茅草屋內,屋內還掛着幾張獸類皮毛,氣息樸拙。
挨過一陣頭疼後,寧姝嘗試着起身,誰知一陣頭重腳輕,腦袋竟直接磕在了一旁的木樁上。
剎那間天旋地轉,腦門上傳來一陣劇痛。
就在這時,門板被人吱嘎」一聲推開,風沙裹挾着一道人影堂皇而入。
男人寬肩窄腰,身量頎長,三兩步間就已走至屋內。
寧姝早在門板晃動的那一刻便退到了床角,只是周身的肌肉還不太聽她使喚,踉蹌了一下,她才將將穩住了身形。
你醒啦?」
來人卻像是沒看到床上的動靜,自顧自地摘去了頭上的斗笠,說話間緩緩轉過身來。
寧姝這才看清男人的樣貌,儘管受了風沙催折,這張臉卻仍風神俊朗,眉眼深邃,鼻樑高而挺,熱汗順着鼻翼而下,正好掛落薄唇。
相貌倒是生得不錯……寧姝的視線不動聲色地掠過男人的眼角眉梢,最後停在了身後飽經風霜有些破爛的箭桶上,不經意間又想到昏迷時模糊聽到的買她用的二十倆紋銀,不由暗自腹誹。
方才還想着買了原主的這人好歹會是個富家少爺,如今看來……原來只是個尋常的獵戶。
那這房子破,也是正常的了。
卓霄見她不答,又往她身邊走了兩步。
就因為走了兩步,寧姝發現這人非但是個獵戶,還是個跛腳的獵戶。
真是屋漏偏逢連夜雨啊…… 卓霄卻已從善如流地將一套乾淨的衣裳擱到了她的枕邊:方才已經找郎中替你看過了,郎中說不是什麼大事,只要養一養着身子就能好了。」
他說著,見寧姝仍無動作,竟直接上前,伸手就要來拉扯她的衣裳。
男人的手上生了層繭,刮蹭過領口的皮肉的時候,擦起一陣火辣辣的疼。
寧姝見狀一驚,當即向後閃避,一把揮開了眼前人的手,厲聲呵斥道。
你要做什麼!
?」
卓霄見狀倒也不惱,見狀只當她是犯了瘋症,意識不清,於是上前一把按住了她不聽話的手,騰出另一隻手半是脅迫般將上衣上的盤扣拆了一半,別動,我給你換上新衣服。」
他力氣很大,撕扯間,寧姝脖頸大片雪白的皮膚暴露到了空氣中,後者抬手欲攔,卻對方拉過雙腕按到了床板上。
掙扎閃避間,衣衫已然半褪,露出春/光一片。
寧姝大病初癒身體還未大好,方才一陣閃避後就讓她有些暈眩,眼見着再這樣下去貼身的衣都快要被扯下來了,她緊咬牙關,只覺體內的力量在一瞬間爆發。
下一刻,寧姝突然暴起,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