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嫁給殘疾獵戶後,我暴富了》[嫁給殘疾獵戶後,我暴富了] - 第5章

第5章寧姝聞言微微怔,少頃有些不自在地將一袋子碎銀歸整入了匣,心口不知為何跳得厲害。
對面的卓霄見她無言,以為自己又是出言不慎,趕忙扭轉身前去鋪床,背影忙忙碌碌的,倒像是他成了小媳婦。
如此又是兩人同榻,一夜無夢。
然而第二日天才微微亮,屋外卻突然響起潑辣的叫罵聲。
卓霄,你不是要分家嗎,咱們現在就去找村長將家務事斷個乾淨!
寧姝睜開眼,被突然叫魂一樣喊醒,任誰都沒有好脾氣。
她下床一把拉開門,看着林秀春似笑非笑的開始譏諷。
小娘,你怎麼這麼著急啊,莫不是命太短,嫌棄自己活不到天亮?」
林秀春被她這話差點氣個仰倒,指着寧姝就想開罵。
卓宵趕緊將寧姝拉到身後,護住了她。
小娘,您稍等,我這就和你去村長那裡分家。」
寧姝看着這個有點傻白甜的男人,擔心他當肉包子吃大虧,也顧不上洗漱,趕緊跟了上去。
村長就坐在門口,一見他們過來,似乎早就知道一樣,開口就問怎麼分家。
寧姝眼珠子轉了轉,拉了拉卓宵,小聲問他怎麼回事。
卓宵苦笑着,許是被收買了吧。」
林秀春叉着腰,正要開口,卓宵把寧姝往自己身後拉了拉,然後從懷裡拿出一袋銀子交給林秀春。
這麼大一袋銀子,林秀春看的眼珠子都直了,但她貪心不足,還想再敲點的時候,卓宵卻直接斷了她的念想。
村長,原本卓家的房產土地我一樣沒要,現在我住的屋子也我花了五十兩買了下來,從此我就和林秀春還有她兩個兒子再無關係,以後大家各過各的,互不干涉。」
村長一驚,心道這林小娘佔起便宜來實在夠狠,但是還來不及開口說話,就聽到一聲刺耳的尖叫。
你說什麼——!
?」
林秀春氣急敗壞的指着卓宵,罵他沒良心,喪天良的不得好死,又說起這些年自己活的有多辛苦。
言語中,不只是將卓宵父親的死怪在卓宵身上,更覺得他欠了她們母子三人許多,五十兩銀子萬萬不夠彌補的,還要繼續敲詐勒索。
寧姝忍無可忍,站出來就是一耳光打了過去。
你個潑婦好不要臉!
五十兩我買你們娘三都夠了!
那破房子是你的?
那明明是我夫君建的,你有臉要錢嗎你!
家產你全要了不說,還敲詐勒索五十兩,信不信我去官府告你!」
林秀春被打的愣住了,村長也驚得長大了嘴。
沒見過這麼潑辣的女人,連自己婆婆都敢打!
卓宵怕寧姝吃虧,趕緊把她拉住,然後往自己身後推。
小賤蹄子你敢打我!
我今天要撕了你!」
回過神來的林秀春立馬撲了過去,卻被卓宵給擋住了。
仗着有人護着,寧姝繼續開嘲諷。
不要臉的老潑皮,禍害夫君的長子,霸佔家產還敲詐勒索,你怎麼有臉活着啊你!
呵呵,還有臉說我公公,他分明就是被你害死的!
你不怕他跟閻王告狀你害他兒子嗎你!」
林秀春更氣了,這會兒她已經完全沒有了腦子,只知道吱哇亂叫還有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