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將軍的穿越小福妻》[將軍的穿越小福妻] - 第6章 :野豬

「隨你狡辯,反正我說扯平,那就是扯平了。
」荊慕謠不再看樹上的蕭野,轉而研究起她一個人該怎麼把地上這頭野豬給帶出去。
扛是不可能扛的,她沒那麼大的力氣,那麼剩下的選擇,就只有拖出去了。
思及此,她伸手握住了野豬的左蹄子,試了試能否將野豬拖動。
樹上的蕭野見自己就這麼被荊慕謠給忽略了,當即不滿地撇了撇嘴,「喂,我那麼大個活人還在這兒呢,你就攥住豬蹄一副要走的樣子,合適嗎?」
合不合適的,荊慕謠壓根沒打算搭理蕭野,她試了之後發現,這即便是用拖的,要帶着這頭野豬離開這座山也是夠嗆。
這野豬太大了。
蕭野麻溜地下樹,靠近荊慕謠,朝她伸手,「我在跟你說話,你耳聾了嗎?」
「呃?」荊慕謠習慣性地抬手抓住蕭野伸過來的手,然後過肩摔,將蕭野狠狠地摔了過去。
蕭野完全沒來得及反應,就只覺得自己騰空了,緊接着就是一疼,直接將他給疼懵了,發生了什麼?
「你……」
「不好意思,我以為你要對我動手。
」荊慕謠挑眉,她真的是下意識做出的行為,誰讓蕭野朝她伸手的?蕭野被她給過肩摔了一點兒也不冤枉。
是他先招她,可不是她故意對他動手。
蕭野臉色禁不住扭曲了,他撐地而起,目光不善地盯住荊慕謠,「我那是要對你動手的樣子嗎?」
「不是嗎?」荊慕謠無辜地眨了眨眼,反正她說是就是,先動手的是蕭野,他沒得反駁的餘地。
蕭野回想了一番自己方才的動作,噎了噎,這麼看,的確是有那麼一點兒是他要對她動手的意思,可如果不是她不理他,他怎麼會伸手,企圖引起她的注意?
「當然不是!我是問你是不是聾了沒聽見我說話,才不是什麼要對你動手!」
「哦,那是我誤會了,我跟你道歉。
」荊慕謠沒什麼誠意地擺了擺手,「對不起啊。

蕭野勾唇冷笑,「二話不說將小爺摔了,你一句對不起就完了?」
「要是沒有小爺,你跟你弟弟指不定這會兒還在棺材裏出不來,早就去見你們爹娘了,你就是這麼對待救命恩人的?」
「那你想怎麼樣?」荊慕謠眯了眯眼,眼底飛快地划過了一絲危險。
蕭野完全沒察覺到危險,見荊慕謠的態度似乎是有些軟化了下來,當即便是自得地道:「這個嘛,他們都說救命之恩,當以身相許。

「所以?」荊慕謠冷靜得不正常,瞧着頗有幾分唬人。
蕭野接下來的話愣是沒法繼續說下去,不知道為什麼,他總覺得接著說下去,事情要大,這做人呢,得學會適時放棄。
「咳!所以,我雖然用不着你以身相許,但你對我好歹尊重點,我跟你說話,你不能無視我。

「行。
」荊慕謠很好說話地點頭,不就是不能無視他的存在么,她滿足他的要求。
「你幫我把這頭野豬弄出這座山怎麼樣?」
蕭野抬手掏了掏耳朵,懷疑自己聽錯了,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