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將統江山》[將統江山] - 第10章:憋氣的皇帝

  洛陽,皇宮天乾殿。

  年輕的大楚天啟皇帝正大發雷霆,將手裡的奏摺憤憤地扔在地上,拍着桌子大罵道:

  「這便是我大楚的股肱之臣么,這便是我大楚的忠貞之臣么?

  當朕是痴兒還是傻子,明明是一場大敗,敗得一塌糊塗,喪師辱國,居然讓他們寫成了一場勝利,有這樣的勝利么!」

  怒罵一陣的天啟將胸中的悶氣發泄了不少,一屁股坐下來,看着跪在御前的白髮老臣,不由心生歉意,

  「首輔,我心裏不快,委屈你了,來人,賜坐!」

  一邊膽戰心驚的內侍飛快地搬上錦凳,擱在了白髮老臣的面前。

  這白髮老臣便是大楚當朝的首揆,陳西言。

  他也是當今天啟皇帝還是太子的時候的老師,官拜太子太保,位列首輔,是當今天子的心腹之臣。

  「謝陛下!」陳西言吃力地從地上爬了起來,整整衣袍,側身在錦凳上坐了下來。

  天啟當朝十載,他也當了六年的首輔,這六年來,可謂是步步艱辛。

  大楚朝廷早已不復當年威勢,外有蠻夷各族年年滋擾,內有各大世家把持朝政,皇帝手中的權力被限制得極多。

  很多政令一出洛陽便煙消雲散,根本得不到貫徹。

  陳西言戰戰兢兢,勉強憑着自己在天下讀書人中的威望支撐朝政,維持皇室威嚴。

  但想要限制世家橫行,卻是力有不逮。

  眼見着大楚是一年不如一年,心中憂心如焚,卻是如之奈何,殫精竭慮之下,身子骨是一天不如一天了。

  「陛下息怒,這摺子是齊國公蕭浩然,安國公李懷遠,次相方忠聯名上奏,陛下留中不發是不成的。」陳西言無可奈何地道。

  這三人所代表的勢力明明白白地便擺在那裡,陛下不是不明白,只是氣極而已。

  如果留中不發,明日只怕摺子便要雪片般地飛了上來。

  「難不成朕便當個傀儡皇帝,任由他們擺布嗎?這樣的大敗居然還敢邀功請賞,他們就不怕清流民意?」天啟皇帝從牙縫中一字一頓地道。

  陳西言嘆了一口氣,「陛下慎言,如今這形式,三大家族抱成了團,便是朝議也不能更改,陛下如不同意,怕會生出別的事端,也就只有先隨了他們的意,日後再伺機而作。」

  天啟皇帝冷笑道:「伺機而作?就怕他們嘗到了甜頭,一發而不可收拾。」

  陳西言搖搖頭:「陛下,三大家族今天雖然抱成了團,但他們之間也是矛盾重重。

  現在看來,蕭方兩家是當事人,自是要力保他們在定州的勢力,而李家摻合進來,卻是因為他們有一個子弟在這場戰事中立了功。

  如此以來,李家便可在定州埋進一個釘子,我料想此事一過,方蕭兩家與李家在定州必會生出內訌,那時便有機可乘了。」

  天啟皇帝默然拿起奏摺,看了半晌,道:「李世?什麼時候李家有了這個人,先前怎麼沒有聽說?」

  陳西言微微一笑,「臣看了奏摺之後,便命職方司查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