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將統江山》[將統江山] - 第二章:光桿司令,常勝營重新開張

  定州大營,一聲聲怒吼從營賬中傳來。

  "馬鳴鳳,這個王八蛋!!"

  定州軍軍主,蕭遠山氣得發瘋,拔劍亂砍案幾,幾劍下去,已是將虎案剁得稀亂。

  整整兩協六營,加上四座要塞,三萬士兵,就這樣葬送了。

  大楚軍制,一軍三協,一協三營,一營三翼,一翼三哨,一哨三果。

  定州軍在蕭遠山五年的苦心經營之下,戰力提高極快。

  但這一次作戰可說是輸掉了自己五年來苦心經營的一點本錢,由不得蕭遠山不怒。

  蕭遠山余怒未消,揚手便將劍狠狠地投擲出去,擦着一名剛剛踏進大門的親兵的頭頂飛出去,將頭盔擊得不知飛到了那個旮旯。

  那親兵不敢造次,只是躬身說道:"將軍息怒,方知州大人來了。"   

  眼下大楚各州基本把持在各世家之手,許多州府里,百姓識得世家之命,卻不知皇室之威,大楚已顯暮色。

  如今的定州便由蕭方兩大世家把持,定州將軍蕭遠山,出身於齊國公府,而知州方文山則來自豪族方家。

  而且蕭方兩家是姻親關係,二人倒也稱得上是文輔武弼,相得益彰。

  但定州兵敗,其它世家會不會趁此機會發難,畢竟定州也算一塊肥肉,這不得不擔心一下。

  還有更讓他們撓心的事,眼前定州已成了戰場前哨,洶湧向定州城湧來的二十萬難民才是真正令人頭痛的問題。

  不說別的,就是吃的,這麼多人就是喝粥一天總也得幾萬斤糧,定州的義倉支持不了多長時間。

  落座之後,方文山沉吟片刻,開口問道:"蕭將軍,你一向用兵甚是穩重,這一次為何出了這麼大的紕露?"

  蕭遠山苦笑一聲,"馬鳴鳳可把害苦了,此次我讓馬副將作我偏師,與我齊頭並進。

  那料得他居然如此狂枉,以左協三營兵力就妄想偷襲蠻族大營,輕騎而出,與我失去了倚倀。

  料敵不明,狂妄自大,讓蠻族大單于集結主力擊破,這才到致草甸大敗。

  現在他下落不明,生死不知,我真是瞎了眼,挑了這麼一個人作我的副將。"

  方文山沉思片刻,道:"蕭兄,此事容後再說,文山還想問,以目前的兩萬兵守定州,可有把握?"

  蕭遠山點點頭,"方兄放心,定州軍鎮,城高牆厚,險峻異常。

  而且這些天,我們陸續收攏了前方逃出來的一些潰兵,整編成了一個營。

  現在定州城內有二萬abc 余戰兵,守城綽綽有餘。即便蠻兵有十萬之眾,也難攻下定州。"

  "如此,就有勞將軍!我這邊負責安置好進城的難民。"

  方文山親耳聽到蕭遠山這員老將如此說,這才將一顆心放到了肚子里。

  方文山站起抱拳一揖,"值此危難,文山與將軍共擔之。"

  蕭遠山舉手行了個軍禮,"方兄放心。"

  送走知州,偏將呂大臨走到蕭遠山身前,低語片刻。

  "什麼?常勝營有人活着?還帶回了軍旗?"

  蕭遠山聽到信息不由一愣。

  展開案上的常勝營軍旗破破亂亂,比一塊抹布好不了多少。

  旗幟被撕裂成了幾片,久經陣仗的蕭遠山不禁淚目。

  彷彿看到在這面旗幟下,無數兒郎一個個地倒下,血與火的戰場浮現在他的眼前。

  "李世,很好,常勝營斷後,全軍覆滅,但卻掩護了我定州主力安然返回,已是大功。

  你能帶回常勝營軍旗,讓我定州軍免遭失旗之恥,這裡,本將要多謝你了。"

  李世踏前一步,朗聲道:"軍旗為軍人之魂,此乃李世本分,常勝營全軍覆滅,李世苟活,不敢當將軍之謝。"

  蕭遠山點點頭:"草甸之敗,是本將用人失誤,不是爾等士兵之責,你很不錯。

  能在敵人重重圍困之下保住營旗,你於國有大功,於定州軍有大功。"

  轉向帳中眾將,"各位,常勝營軍旗即存,依大楚軍制,常勝營可重建,你們意下如何?"

  呂大臨看了一眼堂上李世,道:"常勝營自然應當重建,不過大人,眼下從前線退回來的敗兵已被重組成了選鋒營,選鋒營尚不滿員,這常勝營…"

  蕭遠山嗯了一聲,重組選鋒營,已任命了選鋒營主將等一系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