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將統江山》[將統江山] - 第四章:綁來也行啊

  李世擺擺手:"大家都起來吧,聽王大人安排移營,醫生馬上就要到了。"

  有了李世的承諾,移帳便開始順利的進行,按照傷勢的輕重很快便分佈到了不同的營帳,整個營內也逐漸安靜了下來。

  原本哀聲不絕的傷兵都竭力忍住疼痛,即使實在忍不住,也都是壓抑着哼哼幾聲。

  李世挨個營帳地探視傷兵,神情卻是越來越凝重,重傷員不說,即便是大多數傷本不重的人,傷口都已開始發炎,膿水從滲滿血跡的繃帶下流出來。

  李世知道,在沒有抗生素的這個時代,傷品發炎基本就代表就這個人已一隻腳踏入了鬼門關。

  走出營帳,李世心情沉重,難不成自己剛剛接受了三百人,轉眼之間就又要變成光桿么?

  有什麼辦法能讓這些傷兵都能活下來呢?

  這些都是上過戰場的老兵,如果能活下來,那可是一筆寶貴的財富啊!

  馮國也是打老了仗的人,見慣了這些事情,知道現在的情形意味着什麼。

  看着李世陰鬱的臉龐,寬解地道:「大人,這也是沒辦法的事,只能聽天由命了,能不能活下來就看他們的運道了。」

  李世咬咬牙,「總得想想辦法才是,就這要眼睜睜地看着,實是不甘心啊!姜奎怎麼還不回來?請個大夫也要如此拖它沓么?」

  正自心下埋怨,卻見姜奎已是出現在視線里,看他那垂頭喪氣的模樣,李世便知不妙。

  「大人,我,我有負所託,沒有請到大夫!」姜奎低着頭,不敢看李世有些憤怒的眼睛。

  「怎麼回事?偌大個定州,居然找不到大夫?」

  「大人,不是沒有大夫,而是幾乎所有的大夫已被軍隊徵辟。」姜奎道。

  李世不解地道:「那不正好么?你可以去向友軍要幾個來啊?」

  姜奎苦笑道:「大人,我去了,但沒有人願意答理我,好一點的說他們現在大夫也極其緊缺,實是抽不出人,好言拒絕了我,更甚的是有些營官根本就不見我,直接將我轟出來了。」

  李世不由色變,怒道:「這算什麼?難道我們便不是定州軍了么,我要去見大帥!」一甩手,便向外走去。

  姜奎一把拉住李世:「大人,大帥位高權重,豈是我們想見便能見的。

  再說了,現在我們常勝營已經散了,就這一點人,還都是傷兵,大帥豈肯為了這一點事就為難其它各營,現在大帥還要依仗他們來應對眼下的蠻兵呢。」

  李世頓時便泄了氣,姜奎說得不錯,蕭遠山是絕不會為了自己這伙殘兵敗將得罪其它各營的。

  一時不由氣得牙痒痒的,要是常勝營還齊整,焉能受這種氣。

  磨着牙在原地轉了幾個圈子,突地抬起頭:「姜奎,定州就沒有一個大夫了么?」

  姜奎聳聳肩,「也不是沒有,倒還剩下一個,但我們肯定請不動。」

  李世氣極而笑:「什麼大夫架子如此之大,現在定州是軍管了,請不動?請不動你不會給我架來啊!」

  姜奎驚道:「大人,這可不能造次,這個大夫是有來路的,而且本事極大,便是蕭大帥和方知州也不會得罪他。

  你只要看看定州所有大夫都被軍營弄走了,只有他穩若泰山,沒有人敢去驚動他,就知他不凡了,要不然,那裡還輪到我們啊?」

  「什麼來路?醫者應有仁心,現在我們這裡要死人了,我們好言去請,難不成他見死不救么?」李世問道。

  姜奎苦笑道:「這個大夫叫桓熙,便是定州本地人,聽說醫術極高。

  洪武三年時候,皇帝陛下病重,太醫束手無策,後來不知怎地,二皇子訪得其人,便請去為陛下診治,當真是手到病除。

<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