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將統江山》[將統江山] - 第五章:大夫

  無論定州怎麼亂,總會有一些地方宛如世外桃源,風花雪月,高卧吟唱,樂陶居就是這樣一個地方。

  而名醫桓熙便是這樣的一個人。

  樂陶居拿現在的話來說,便是一個高級會所。

  當然,這樣的地方不是一般人能進得來的,不是你有兩錢砸下去,女人便會脫了褲子讓你上的低檔次青樓。

  這裡的姑娘需要的不僅是錢,還要你有名氣,有風度,能吟詩作畫,彈唱俱佳,方才歡迎你進來。

  但能進來不代表你便能成為入幕之賓,還要看這裡的姑娘對你瞧不瞧得上眼。

  所以,能來樂陶居的大多都是定州有名的士子才人,或是有名望的的紳士官員,而定州軍的軍官來這裡的極少,讓他們來吟詩作對,那可就太難為他們了。

  所以今天樂陶居的知客看到幾個穿着簇新軍服的軍官昂首闊步進來後,眼都有些直了。

  這幾個人當然便是李世與他的部下了。

  兩天來,李世幾次前往桓府求見,卻都吃了閉門羹,連桓熙的面兒都沒有照着。

  今兒終於探得這老小子來樂陶居找樂子,李世便決意要當個不速之客了。

  你家我進不去,這青樓老子還進不去么,將你老小子堵在樓子里,啊哈哈,說不定有些話更好說些不是?

  懷着惡搞心情的李世換上他剛下發的鷹揚校尉的軍官制服,志高氣揚地便踏進了樂陶居。

  「軍爺,怎麼有空來我們樂陶居啊,不知有何公務啊?抑或是來找那位大人?」

  知客迎了上來,笑容滿面。

  這個知客一身青衣,頭戴儒生方巾,倒像一個學究。

  「沒什麼公務,就是閑來無事,聽人說這樂陶居名氣頗大,便來瞧上一瞧。」李世揮揮手,隨口道。說

  話間,早就丫頭捧上茶來,放在李世面前。

  知客微微一笑,原來是一個沒見過世面的傢伙,想來瞧個新鮮,卻是不知這樂陶居的規紀了。

  「這樣啊,不知軍爺有沒有相熟的姑娘?」

  「我是第一次來,那裡有什麼相熟的姑娘?」李世笑道。

  「那可就有些難辦了,軍爺不知我們這裡的規紀,一般無人引介,我們這裡是不接待的。」知客彬彬有禮。

  李世低頭喝茶,腦子裡轉着怎麼把話引到桓熙身上,他身後站着的馮國可就惱了,一個青要,恁大的架子,還要人引介,當自己是官衙啊。

  冷哼一聲道:「好大的架子啊,不就是一個樓子么,大爺來便來了,還想怎地?」

  知客臉上笑容不變,嘴裏可就不大客氣起來:「瞧這位軍爺說的,我們樂陶居是樓子倒也不假,但即便是知州方大人來了,也是客客氣氣的,當年蕭大帥,可也是由方大人引介來的。」

  言下之意,你們的頭兒來這兒都要守規紀,你們幾個蝦兵蟹將,也想耍威風么?

  馮國的臉當下便漲紅了,張張嘴,想說什麼,李世一抬手,讓他閉上嘴巴。

  「先前見桓爺來這裡了?」

  知客臉色微微一變,「軍爺認識恆爺?」

  李世乾笑一聲,「久仰大名,不知恆爺在這裡與那位姑娘盤桓?」

  知客實是鬧不明白眼前的這名軍官倒底是來幹什麼的,「恆爺正在見茗煙小姐呢。」

  李世站了起來,道:「那好,我們就去見茗煙小姐吧,順便也正好拜見一下名滿天下的恆神醫。」

  知客先生張了張嘴,看着李世,不知說什麼好。

  茗煙是他們這裡的頭牌,不僅美貌無雙,而且精擅吟詩作對,彈唱俱佳,迎來送往的都是這定州的頭面人物。

  這個軍官不過是一名鷹揚校尉,居然張嘴就要見茗煙。

  「前頭帶路吧!」李世淡淡地道。

  知客愣怔了半晌,方才道:「樂陶居規紀,要見茗煙小姐,先要付百兩紋銀。」

  「啊!」這下不僅馮國,連李世都有些發楞了,「這麼貴?」

  看到李世的神色,知客倒是漸漸地恢復了心情,

  「貴嗎?不貴吧,而且付錢之後,我們只負責將客人帶到茗煙小姐的樓下,見與不見,那可要看茗煙小姐的了,」

  馮國再一次地爆發了,「一百兩紋銀,還不見得能見到人?你們怎麼不去搶啊?奶奶的,比蠻族還蠻橫啊!」

  知客聳聳肩,意思是你們出不起銀子就趕快閃人吧。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