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將統江山》[將統江山] - 第8章:三萬兩診金

  「那裡會弄錯,昨天晚上桓府上下動員了數十名弟子,浩浩蕩蕩地進了李世的營盤,聲勢如此之大,現在定州城裡那個不知?」沈明臣道。

  「這到奇了,這桓公一向連我的面子也不賣,怎麼會給一個小小的校尉請動?」蕭遠山不明所以。

  「大帥定然想不到這李世是從哪裡將桓公請動的吧?」沈明臣盯着蕭遠山,笑問道。

  「明臣,你賣什麼關子?如果他真請動了桓公,自然是在桓府。」

  「非也,非也!」沈明臣放下手中的茶杯,「卻是從陶然居茗煙姑娘哪裡,聽聞李世當時一首詞讓茗煙姑娘當場落淚,有了茗煙姑娘從中說項,這才讓桓公點頭答應啊!」

  「李世還會作詞?」蕭遠山這一次是真的有些被震到了。

  在大楚,如果要從書生中找一個會騎馬射箭,略通武功的人,大概千百人中總能撥拉出幾個。

  但要從武人中找一個不但識字,而且能吟詩作詞的傢伙,恐怕一萬個人里也找不出一個。

  即便是他蕭遠山,世家子弟出身,當年也是文才不顯,屢受輕視,一怒之下這才從軍。

  雖然在軍中搏得了偌大的名聲,有儒將之稱,但要讓他作詞吟詩,而且要讓以才具著稱的紅妓茗煙落淚,這可是萬萬辦不到的。

  沈明臣從袖筒里摸出一張紙片,「這是從陶然居流出來的李世的詩詞,下官抄錄了一份,大帥請過目。」

  輕誦了兩遍,蕭遠山不由贊道:「好詞,好詩,詞尤其好,可謂是一詞道盡了那些歌妓的心酸事,想不到李世一赳赳武夫,居然能寫出如此好詞。

  咦,不對啊,明臣,今日我找你來是有要事相商,你卻與我說這些做什麼?」

  蕭遠山忽地省悟過來,沈明臣是自己手下第一謀士,定不會無的放矢。

  「大帥睿智!」沈明臣笑道。「大帥的這場劫難如何度過,下官已有了計較,這其中便有這李世之故。」

  「他一個小小校尉,能對我有什麼幫助?」蕭遠山不解地道。

  「大帥以為,一個普通的校尉軍漢,能有如此才情?」沈明臣反問道。

  蕭遠山忽地有所悟,「你是說這李世背後?」

  「不錯!」沈明臣兩掌一合,「初聞此事,我也是大為詫異,當下便派人去查了這個李世的底細。

  不料一查之下,倒是大有收穫,大帥,你道這李世乃是何人?」

  蕭遠山也不是笨人,一聽之下便已明了,「難不成這李世乃是翼州李家的人?」

  沈明臣點頭道:「不錯,這李世便是翼州李家之人。」

  蕭遠山大惑不解,「翼州李家,勢傾朝野,一門之中,一公三候,無不身居高位,緣何這李世居然側身我定州軍屈居區區的雲麾校尉一職?」

  沈明臣搖頭,「這個下官也不知,下官調閱了軍中雲麾校尉一職之上人的檔案,只是知道這李世出自翼州李家三房威遠候李牧之家中,家中只有一母在堂,其餘便一無所知了。」

  蕭遠山沉默片刻,道:「明臣有何計較?」

  沈明臣問道:「大帥,這次草旬之戰,無論無何都是一場大敗,以大帥之見,在朝中會有一些什麼人要為難大帥,什麼人要保大帥呢?」

  蕭遠山笑道:「這有何難難猜,蕭家定然要全力保我,因為我是蕭家唯一有軍權的人,另外方家雖然與我蕭家時有磨擦。

  但畢竟有姻親關係,也不會為難我,想要拿掉我的無非便是襄州馬家,衛州曹氏,肅州郭氏,翼州李氏。

  對了,翼州李氏,如果翼州李氏一門不但不為難於我,反是有所助力的話,此次我就無恙了。」

  一想通此節,蕭遠山頓時興奮起來。

  沈明臣笑着從袖筒中抽出一份東西,「奏摺,我卻替大帥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