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將統江山》[將統江山] - 第9章:報李

  三萬兩?

  李世幾人身上的冷汗仍是一層層冒出來,這才省起眼前的這個大夫可不是旁人。

  要是一般的郎中,便是一頓棍棒打出去,也不會有人來喊冤,但眼前這人,卻是碰不得,說不得。

  桓熙得意地看着李世僵在那裡,想起先前這小子居然還準備擄了自己來,不由感到一陣陣的快意。

  「桓秋啊,我算錯了么,怎麼李校尉好像不大願意啊?」

  桓秋是桓熙的一個遠方侄子,雖不知家主是什麼意思,但仍是恭恭敬敬地站了起來,道:

  「大伯沒有算錯,一般來說,大伯出診一次是百兩銀子,不算藥費,像這樣的大規模診治,還得另外加錢。三萬兩,已經是很優惠了。」

  「嗯!」桓熙滿意地點點頭,「李校尉,如此,便請付賬吧!既然這次是替軍中兒郎們診治,這葯錢就算了。」

  李世汗出如漿,端着酒碗便如同一尊泥菩薩般。

  「怎麼李校尉不打算付帳么?」桓熙看着李世,笑意晏晏。

  李世找了一個寒顫,總算清醒了過來,看着桓熙的模樣,不由心裏一陣發狠.

  去你娘,反正老子是要錢沒有,要命有幾百條,

  「桓公的帳,下官怎敢賴賬,只是,只是如今手頭實在不便,要不,桓公看我營中有什麼如眼的,儘管拿去便是。」

  桓熙哧的一聲冷笑,「你這營中有什麼值錢的能讓我看得入眼?」

  李世道:「那,那不知桓公許不許我等欠帳?等我有了錢,便一定還給桓公。」

  沒錢,只得拖着了。

  心想桓熙如不答應,得再想個什麼法子搪塞,絞盡腦汁想着法子,不停了遞眼色給手下三位大將。

  可這三位此時卻是眼觀鼻,鼻觀心,紋絲不動。

  「如此?也罷!」桓熙的回答卻大出李世意料之外,不由大喜過望,卻聽到桓熙接着道:

  「這樣大一筆款子,我不放個人在你營中收帳卻是不大放心的。

  這樣吧,桓秋,從今日起,你便呆在李校尉這裡,什麼時候李校尉還了銀子,你便什麼時候回去吧!」

  「啊!」李世不由有些發昏,這是什麼意思?

  桓熙說完,便站了起來,袍袖一拂,道:「事既已了,你這裡的東西我可吃不下,還是去陶然居吃酒來得好,走了。」

  當先便走出賬去,桓府一眾人出了桓秋,轟然站了起來,隨着桓熙而去,只留下呆若木雞地李世苦苦思索桓熙是啥意思呢。

  三萬兩就這樣算了,還派了一個免費的醫生在營里?

  想自己還這三萬兩,不知是猴年馬月的事,這樣說來,這桓秋可就要一直跟着自己了。

  哈,有賺頭,這個桓秋既然是桓熙的本家子弟,本事自然不小,只是這樁看起來大賺的生意怎麼味就怪怪的呢?

  李世百思不得其解。

  當然,讓李世更想不到的是,他的命運在他不知情的情況下已是發生了重大改變。

  而這一切的源頭自然是定州軍大帥蕭遠山的一封奏摺,而這種大改變的發生地卻是在大楚京城洛陽。

  洛陽李府,李氏一族當代族長安國公李懷遠手裡拿着一張邸報,正呵呵大笑,

  「好個蕭遠山,明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