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劍碎虛空》[劍碎虛空] - 第二章 針鋒相對

自從南宮煌上次重傷險死之後,修為便徹底喪失,門中長輩多次為其療傷,絞盡腦汁耗費半年之久都無法恢復他的修為,突然損失這樣一位天才級弟子,他們也是痛心疾首、幾乎用盡了所有的方法。

最後得出南宮煌經脈、臟腑以及修者最為關鍵的丹田部位嚴重受損、無法吸收天地靈氣、從今往後都不能再繼續修鍊、恢復修為的可能幾乎為零的結論、,這讓南宮煌一時間也接受不了這樣的現實,可現在竟然突然恢復了修為,而且還比自己這個聚氣五層的高手還要厲害,這簡直讓李成錦不可想像。

「哼!」南宮煌得勢不饒人,身形一閃如同縮地成寸一般直接從三米外出現在李成錦面前,一腳踏中他的胸口,讓欲爬起的李成錦悶哼一聲躺了下去,胸口就好像遭受重擊似地,讓他喘不過氣來,十分痛苦。

「剛剛還牛氣哄哄的樣子,現在怎麼像一條死狗啦!」南宮煌腳下稍一用力,李成錦低哼一聲,頓時口角溢血,嚇得他面如土色、心驚膽寒,連忙強忍着身體的痛楚哀求道,「對,對不起南宮師弟,這,這不是我的主意,都是左師弟指使我這麼做的,他要我在他閉關這段時間盯緊着你,不要讓你和蕭師妹親近,我,我也是逼不得已,求求你放過我吧?」

南宮煌聞言雙目中閃過一道冷芒,心中立即燃起了一股怒氣,說到左子鑫這個人也是天賦異稟、驚才絕艷,比南宮煌差不了多少,長得也十分帥氣。

四個月前他無意中撞見蕭紫玉和左子鑫在林中偷情,這個本來和自己山盟海誓的女人竟然和別的男人有染,南宮煌哪裡能忍受的了這種惡氣,衝上去便想教訓兩人,結果反而被他們狠狠的羞辱了一番,左子鑫更是心狠手辣的將他推下山崖險些摔死!

反應過來南宮煌再看李成錦之時眼神里充滿了鄙夷厭惡之色,正要再教訓他幾下,兩隻招風耳突然微微顫動,南宮煌臉色變了變,連忙躬身抓起李成錦的衣領便將他拉了起來,嚇得李成錦臉色煞白,還以為南宮煌要對他下殺手。

可還未等李成錦緩和過來便聽到南宮煌湊到他耳邊快速說道:「不要告訴任何人我的修為恢復,否則我會教你死的很難看!」

李成錦微微一顫,嚇得滿頭大汗,暗呼這傢伙果然恢復了修為,連忙頭點的像小雞啄米道:「放心、放心我誰都不會說的。」

「諒你也不敢!」南宮煌低喝一聲,接着神色一變,又恢復了以往那種頹廢的氣質,道,「打我,快!」

「啊?」李成錦被南宮煌這突如其來的話語完全搞傻了眼,剛剛還對自己要打要殺的樣子,怎麼突然就讓自己打他了。

「打啊!」南宮煌猛一瞪眼,嚇得李成錦三魂都跑了兩魂,條件反射性的揮拳便向南宮煌胸口襲去,但他也不敢真的下狠手,只是象徵性的錘了一下。

「啊!」但是這一錘卻讓李成錦大吃一驚,只聽南宮煌好像殺豬般的慘叫一聲,直接倒飛出去,竟誇張的飛出兩三米遠。

「這,這搞什麼啊?」李成錦瞠目結舌,可還未等他明白過來,便見到樹林入口跑來三人,為首的正是他們青玉門的女神蕭紫玉,其身後跟着一位略顯稚嫩,但姿色卻毫不遜色於她的少女,正是南宮煌捨命相救過的師妹林月茹,在兩女身後便是她們的師兄徐任重。

「李師兄住手!」看到李成錦揮拳將南宮煌擊飛出去,林月茹一馬當先飛速奔來,一掌便將李成錦推了出去,狠狠的瞪了他一眼,連忙轉身將南宮煌扶了起來。

「南宮師哥你怎麼樣?不要緊吧?」林月茹俏臉緋紅、一雙美目充塑着淚水,看到南宮煌躺倒在地,差點都要着急的哭出來,連忙關心的問道。

「我沒事!」南宮煌頹然的搖了搖頭道,目光掠過林月茹的俏臉,向旁邊蕭紫玉看去。

「真是沒用,連李師兄都打不過!我以前真是瞎了眼睛竟然會和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