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劍中仙,獨斷萬古》[劍中仙,獨斷萬古] - 第1章 孤山,破廟

李國-詔安16年。

九月,初秋。

觀海城內,一名年約十四左右,身着破衣的清秀少年正在城中漫無目的遊盪着。

現在正值午時,所以人們大抵是在吃着午飯。

少年聞着家家戶戶傳來的飯菜香味摸着肚子,吞咽着口水。

那模樣顯得**。

少年名為李遇安,乃是這偌大城鎮中百名乞丐中的一員。

李遇安走過一個饅頭鋪子。

望着冒出蒸汽的竹籠,隨着肚子再次的響起。他瘋狂的吞咽着口水,那模樣明顯就已然堅持不住了。

「老闆,你知道今天是什麼日子來着嗎?」

李遇安舔了舔舌頭,望着在饅頭鋪里忙活着不停的胖老闆很是禮貌的開口詢問道。

那胖老闆看着眼前這個有些憨憨的小乞丐,倒是覺得有些奇怪。

往常的乞丐都是讓自己給施捨個饅頭之類的,怎麼這個小乞丐問起他日子來了?

他也沒有表現的很不耐煩,只是語氣沒那麼好,「日子嗎?今日已是十五,一月過半了。」

李遇安聽着這個胖老闆不善的語氣倒是也不在意。畢竟乞討多年比這態度更惡劣的人,他也不是沒見過。

反而是聽到了這個日子,李遇安眼前隨即一亮,突然間就猛的拍了一下手。

啪的一聲,把那正在揉面的胖老闆給嚇一跳。

「老頭說了,九月十五的時候讓我用一枚銅板。」

李遇安想着照顧自己的老頭在臨終之際,給了他三個銅板。

並且讓他在九月十五不管是做什麼,一定要用出一枚銅板。而另外兩枚則是讓他好好收撿着,千萬不能弄丟。

雖然老頭在半年前就走了。但是李遇安對老頭給自己的養育之恩卻是一點都沒有忘。

雖然李遇安不理解甚至好奇老乞丐為什麼要他這麼做。

可這半年來他也是把老乞丐的囑咐記在了心裏。

想着能買饅頭吃,李遇安隨即便在破衣兜里摸索起來,沒一會他便摸出三個刻有「建安年制」的古舊銅板。

他分出一枚放到蒸饅頭的灶台之上。

對着胖老闆憨憨說了一句,「來個饅頭。」

那胖老闆看着眼前這個小乞丐在自己門口前自言自語的模樣,那是越來越納悶,不過他也沒有想太多。

畢竟這個小乞丐是用錢來買的。如今這觀海城的生意是越來越難做了,所以能有一點收入也是好的。

當他給李遇安裝饅頭的時候,看到蒸籠里有一個品相不怎麼好的饅頭,索性也是一併裝與了他。

李遇安把剩下的兩枚銅錢,小心收撿好後。接過油紙袋子,但是感覺到分量不對頭,隨即打開袋子,把頭湊過去看看,只見裏面居然裝着兩個饅頭。

李遇安看向胖老闆,那胖老闆對他揮了揮手,沒有再理會他,畢竟活還多着呢。

這世上還是好人多呀!

雖然胖老闆沒有理會李遇安。

但李遇安還是對着他道了一聲謝,恭敬的行了一禮。

李遇安離開饅頭鋪後,當即就拿了一個狼吞虎咽起來。

他本來還想着在城中多逛逛,看看能不能找到晚上的伙食。

可這老天爺那是一點面子不給。

原本是有金光微射的天空,突然間就是烏雲厚蓋,籠罩下方漆黑一片。

李遇安看着這天色也是察覺不好,扭頭便向城外自己住的破廟跑去。

………………

在遠離觀海城數里,背靠歸途山的地方,哪裡有一座破廟。

當中也不知荒廢了多久,四處的圍牆那是倒的倒,塌的塌。

不大的地方,一眼就可見透。

院中有一個破舊的香火石鼎。還有靠在牆邊孤零零生長的一顆,約為三尺長的乾枯老樹,上面帶着的一兩片微枯綠葉證明着它還有些許生機。

離枯樹約有成人兩三步距離的位置,還有一口青石疊壘而起的水井。想來應該是原本寺廟裡的人為了方便取水所以特意挖掘的。

而就在破廟進門的右手邊,那唯一完整的牆壁之下,有一個小小的土坡。

土坡面前立有一塊不怎麼規整的長木條子,上面依稀可見幾個規整大字,「老乞丐之墓。」

就是這樣的一間荒廢寺廟。

突然間。

破舊的大門處,一隻手猛的扶在了門銜上。

而來人正是喘着粗氣的李遇安。

只見李遇安踏入院子不過些許,他便看到了那黑厚雲層當中隱隱雷光漸動。

雷光透着厚黑雲層發出刺目光亮,而後驚起之聲,如近耳虎嘯,碾耳車輪,讓人震耳欲聾。

李遇安為此拍了拍不斷起伏的胸口,「還好跑的快,不然就成落湯雞了!」

就在他話音之間,黑厚雲層所形成的天幕之下。突然便是狂風大作,簌簌冷風吹打在李遇安身上。

明明才是初秋,此刻卻像是冬季天候。

或者說,更是如同直接突然降臨了一般,當中肅冷之意不言而喻,直接讓李遇安雙手環抱自己,裹了裹身上的破衣。

而後李遇安趕忙跑進破廟裡,點起一堆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