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劍中仙,獨斷萬古》[劍中仙,獨斷萬古] - 第2章 黑木紋龍匣

「莫急,莫急。」

白髮老人輕輕拍了拍長匣,那模樣像是在哄框小孩子般,語氣更是溫柔。

白髮老人看了看背對着自己已經睡熟了的李遇安,轉頭對黑匣輕說到道,「這才走了多少路?見了多少人?」

「萬劍堂的少主。陰陽生死潭的小姐。你都還沒見過,不要這麼早就下了定論。你要知道這趟差事可牽繫着千百萬生命,馬虎不得,馬虎不得啊!」

白髮老人語重心長的說著,那長着老繭的手卻是沒止住輕拍黑匣。

過一會,感覺黑匣沒了動靜,白髮老人這才把手撤下。

白髮老人深吸一口氣,隨即緩緩吐出,眼中彷彿充滿了不可言語的勞累。

他透過眼前火光,看向李遇安那瘦弱的身形,想着今天詭異的天氣,喃喃自語,「天生突變使我駐足,難不成這孩子就是此行變數?」

「可是這孩子的根骨……」

白髮老人看向李遇安的眼神突然變的深邃,一點紫色光亮隨即在他眼中一閃而過。

觀望許久,白髮老人嘆息一聲。

「只能說是平常。要是從小修行說不定能有所建樹,可是現在這般年齡?」

說道這裡,老人雙眼一愣,嘴角輕撇彷彿想到了什麼般再次自語道,「這對清世明塵的眼睛要是被那老和尚瞧見了,指不定得多喜歡這個孩子。」

說著說著,老人起身站到門口望着屋外夾雜着狂風的瓢潑大雨,轉頭看向矗立在火堆旁的黑木匣子,擔憂的說道,「十八年之約即到,要在四年時間內,把一個什麼都不會的孩子,培養成一個知玄境高手,這事還得從長計議啊!」

話語期間,黑匣再次輕抖一下。

白髮老人隨即露出難色。

他就沒想通為什麼它這麼看中這個小乞兒。

只見老人頗為無奈的看着黑匣,「罷了,是何結果讓我算上一卦再說。」

「如何?」

黑匣聞聲再次安靜了下來。

而這時白髮老人手中卻是多了三枚通體光滑,不分正反,當中且沒有一點雜質的白玉錢幣。

只見老人單手輕搓一下白玉錢幣,隨即向上豎直一拋,而他的大掌在下方一分未移。

三枚白玉錢幣在空中不斷翻轉,火光印射如同顆顆璀璨流星。

隨後帶着如夢般的火光幻影,再度落向白髮老人的大手。

而三枚白玉錢幣,竟然很詭異的疊在了一起。

白髮老人看着自己手中的三枚玉錢,「玉疊三重,兩兩無面,此卦無解!」

白髮老人眉頭一皺。

他想着自己算出今日應當暢通無阻,可是誰想天上突下大雨。

而且讓他更沒有想到的是,這黑匣竟然看中了一個小乞丐。

更很誇張的是,自己竟然算不出這個小乞丐。

「當真怪異!」

白髮老人念叨一句,隨即再試了一次。

可詭異的是,三枚玉錢竟然再次疊在了一起。

如此結果讓黑匣輕抖一下,彷彿是看了一場笑話。

白髮老人看向黑匣,彷彿知道它是什麼意思般,老臉竟然微紅起來。

只見白髮老人,捂嘴輕咳了一聲,「呵,可能是近日太過於操勞了。」

「讓我好好休息一晚,明日再說吧。」

話語一落,老人便在火堆旁,找了個位置躺了下去。

沒一會,便傳來輕微鼾聲。

……………

夜過的很快。

屋外大雨漸停。

而破廟之內,那堆用做取暖的篝火不知何時熄滅了。

清晨的冷氣吹透進來,身着破衣的李遇安受到刺激輕擺冷顫起來,隨即揉搓身上緩緩坐立起來。

剛剛睜開朦朧雙眼,肚子就不爭氣的叫喊了起來。

這一下讓李遇安直接打起了精神。

他看向破廟窗外,天色已是麻亮。

隨即又看了一眼睡在旁邊此時還微帶鼾聲的白髮老人。

而昨晚矗立在那裡的神秘黑匣,藉著天色微微的光亮,也是讓李遇安瞧了個清楚。

只見黑匣之上竟然雕刻有數十條張牙舞爪的長龍。

它們交錯縱橫的纏繞在黑匣之上。每一隻都栩栩如生,惟妙惟肖,彷彿在眨眼之間它們就會從中飛出一般。

李遇安被這黑匣吸引了過去。

他慢慢伸手,想要去摸一下。

可是白髮老人不知是有意還是無意的一個轉身嚇到了他,讓他連忙把手放了下來。

而這時他的肚子又響了起來,這次響的很厲害。空腹飢餓的感覺很強烈的升上了他的心頭。

李遇安猛吞口水,把熄滅的篝火再次生了起來。

畢竟這一早一晚的溫差大。而且他看着老人一頭的白髮,也是起了個善心。

而他現在準備去掏幾個紅薯,所以用火堆先燒出一點灰炭是最好的。

餓了一晚,李遇安說動就動,站在門頭,稍微活動了下,便帶着踏踏踏的踩水之聲小跑出了破廟。

白髮老人見李遇安離開了,緩緩坐起伸了一個懶腰。

隨即把目光放在了剛剛生起的火堆之上。

「這孩子心地倒是善,不過可惜呀!終究不是上上之選。」

嘆息一句後,白髮老人便站起身來,拍打起身上沾染的塵土。

「這關乎李國氣運,容不得老夫半點馬虎啊!」

白髮老人經過一夜之後似乎想通了一般,也不再糾結。

「昨日異變,已經耽誤了不少行程,今日得早些趕路了。」

話語之間伸手就去拿那黑木紋龍長匣。

可是任憑白髮老人怎麼用力,那黑匣就是紋絲不動。

白髮老人吹着鬍子有些微怒,用手指着黑匣,像是老子教訓兒子一般,「老夫還是那句話,這事關重大,可不能由着你的性子胡來。這孩子確實是不行。」

說著再次伸手提去,可黑匣就像是長在了地上一般,還是一點未動。

白髮老人氣得圍繞着它走了好幾圈,「你當真如此看好這個孩子?」

黑匣聞聲輕輕晃動一下。

白髮老人對此也是一副無可奈何的模樣。

正在這時,李遇安手裡拿着幾根帶着稀泥的紅薯跑了回來。

李遇安看着白髮老人一臉的潮紅,關心的問道,「你這是怎麼了?」

白髮老人捂嘴輕咳,岔聲說道,「可能是昨晚受了點風寒。」

李遇安跑到火堆前,把紅薯埋了下去,關心着給他說道,「那你快來烤着呀,暖和。」

白髮老人走到火堆前,緩緩坐了下去。

「稍等一會,就可以吃紅薯了。」

李遇安折斷幾根乾枯樹枝放到了火堆之上,看着白髮老人微笑說道。

這樣的場景讓李遇安想到了自己和老乞丐在這一起生活的日子。

白髮老人看着不斷忙活的李遇安笑點着頭。

「你這是要去哪裡?」

乾柴炸裂,火星四處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