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劍中仙,獨斷萬古》[劍中仙,獨斷萬古] - 第3章 紅魚游騎,鬼影無蹤

觀海城。

城主府中,偌大的莊園里。這裡平常只有些許奴僕顯得靜謐的大廳,此時卻是從裡到外都站着紅甲覆面的鐵衣衛士。

他們身材高大健壯,所穿鮮紅如血的紅甲之上,紋刻着一條栩栩如生的巨大帶須飛翅龍魚,每人腰間皆是挎着一口黑鞘金絲大刀,鐵面覆蓋露出的眼睛泛着無人敢接近冰冷殺意,背後更是背有一張強弓。

強弓通體為黑,宛如石墨黑得純粹。如若是有懂行的人一看,便能看出,這強弓乃是用李國北方極寒之地特有的鐵岩寒木所製造而成。

這種木料十分珍貴,而其特點便是堅韌無比宛如牛筋,其硬度更是堪比岩石,所以開採砍伐那是極難,更不用說還要製成強弓,當中代價足可抵百金。

而且雖然貴但是卻不在李國之內流通,因為這乃是軍械,任何人不可私藏,一但發現便是死罪。

況且就算是有人私藏,這強弓沒有個十五六擔的氣力想要把它拉開,那也絕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從這群紅甲飛魚衛背上只背了五根排列有序的弓箭便可看出,即使是他們,最多也只能開個五弓而已。

府中正殿大廳。

一個年約十八九歲長相頗為清秀英俊的少年,身着冰藍色的袍子,穿着鞋子蹲坐在大廳主位之上。

而少年的手中還拿着本書。

從其封面上可以看到《觀海城志》四個大字。

少年眼神專註,白皙修長手指不斷翻動書頁,時而點頭,時而搖頭。

而在少年左側一步距離的地方。觀海城的城主身形頗為壯碩堪稱大肚便便的蔡永貴,委身彎腰小心的伺候着眼前這位小主。

每當眼前的這位小主輕輕動那麼一下。這位在官場上混跡多年的老官的心,就跟着顫動一下。那緊張模樣生怕是眼前的少年,會把怕生吞活剝了一般。

蔡永貴等了許久,腳已經有些微麻。明明是入秋的天氣,額頭上卻是滲滿了毛毛細汗。

他委實想不明白,身在李國主京備受皇上喜歡的六皇子李謹言,怎麼會突然到他這個窮鄉僻壤的地方來。

要知道紅魚游騎衛,可是除了當今皇上親自下令才會被調動外,沒有任何調令軍符可以調動。

雖然據說只有一千人的編製,比起大部分軍隊來說人是少了些,但是能加入紅魚游騎部隊的人,無一不是夠以一敵十的。

他蔡永貴為官多年,關於這些事是知曉的。

而且通向這觀海城攏共就這麼幾個方法,但他這個城主事先居然沒有收到半點消息。直到他看到自己府中隨處可見的紅魚游騎衛,他這才知曉李謹言的到來,這讓他怎麼不害怕。

「蔡城主。」

李謹言輕輕合上觀海城志,紅唇輕啟,話語如風輕盪柳絮,剎是好聽。

「殿下有何吩咐?」

蔡永貴聞聲快步上前,明明只有一步距離,他卻拿着自己的袖口連連擦拭着額頭上的汗液。

「蔡城主你怎麼表現的如此害怕,難不成本殿下還能吃了你不成?」

李謹言把觀海城志放到一旁,見他如此模樣輕笑一聲。

蔡永貴吞咽着口水。看着站立滿屋的禁軍,這誰能不害怕?

不過這蔡永貴好歹是混跡官場多年的人物,不說經歷了大風大雨。但是大場面也是見過幾次的,所以他很快的就把自己的慌張給掩飾了下去。

隨即便是低頭彎腰,話語之間更顯卑微,「殿下說笑了,只是因為殿下突然駕到,下臣未迎接行禮,委實惶恐。」

李謹言從板凳之上輕跳下來。

這一下驚得蔡永貴滿身的肥肉一陣亂顫,慌忙就是伸手想去攙扶。畢竟這位小主那可是千金之軀,如果在他這有了一點損傷只怕是再有個腦袋都不夠丟的。

李謹言面對如此驚慌的蔡城主那是毫不在意。舉着手,伸着腰,活動了一下久蹲的身體,隨即向著大廳門口走去。

蔡永貴見狀再次抹了抹額頭上的汗水。隨即也是委身跟上,但是始終距離李謹言一步距離,不敢有絲毫逾越。

李謹言看着門外由一場突如其來的暴雨而洗滌的湛藍天空,轉頭看着蔡永貴帶着一絲微笑,「蔡城主不必自責內疚。本殿下只是乘船坐的累了,途徑此地之後,便想上岸走走,並且還未上岸之時就吩咐了下去不可招搖,你不知情委實正常。」

「不過蔡城主這裡倒是個人傑地靈的地方啊!」

「本殿下剛剛翻看了一下觀海城志,竟然發現三年一屆的京試。這觀海城管轄之內居然出了兩位狀元,而且現在兩位大人都在主京被父皇委以重任。」

「臨行前,父皇也對我提起過了,說我如果到了蔡城主這裡一定要來拜訪拜訪。並且讓我跟你好好學習學習。」

蔡永貴聽到李謹言兩句如此客套話語,心中放鬆不少。

其中更是有點飄然。

這李謹言莫不是來拉攏我的?

也對,太子之位只要一日未落,那朝中的各個勢力都需值得拉攏。想來是這李謹言知道,那兩位門生受了自己恩惠,所以這才來自己這窮鄉僻壤的地方,這無疑不是向自己表露態度。

心中有了一些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