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劍中仙,獨斷萬古》[劍中仙,獨斷萬古] - 第4章 飛魚急報

李遇安和紫擎山離開破廟之後,便一路南下。

雖說這歸途山就在眼前,但是老話說的好,望山跑死馬,眼跟前的距離,他們兩個已經走了幾個時辰了,這時也才堪堪走上山腳蜿蜒曲折的山路。

紫擎山背負着手悠閑的走着,畢竟背上少了一個累贅。

雖說著黑木紋龍匣看似輕便,但是在他身上的份量可不一樣,這東西是看人的。

相比看去,李遇安倒是感覺有些勞累了。

雖然這黑匣輕如鴻毛,但是連着走幾個時辰,他吃不消啊。

況且他還繞了遠路,離自己發現那條黑蟒的密林遠了些許。

這要是再讓他看到黑蟒,只怕是又會把他好不容易鼓起的勇氣再給生生嚇退回去。

「走不動了,走不動了,休息一會。」

李遇安跟在紫擎山身後。

起初他還嫌棄這老頭走的慢,但是慢慢的,他發現這老頭彷彿不會累一般。

有了些許時間,他其實就已經受不了,只不過礙於面子,這才強撐着雙腿已經傳來的酸痛。

但在經過了一條向上特別曲折的道路後,他實在是堅持不了,這才喊了停下。

話音一落,李遇安也不管地上臟不臟,隨即一屁股坐了下去。

背後的黑匣子也是叮咚一聲撞在了地面之上。

紫擎山剛轉過身來便看到這麼一幕,隨即老臉一驚,快步向著李遇安走了過去,那模樣彷彿是要發生什麼事一般。

可是當他走近後,卻沒有發生任何的事。

只見他看着黑匣老臉都快給擰成了麻花一般。

你個小王八蛋,老夫我背你走了千山萬水,上次就把你放在了泥水地上弄髒了些,你就給我甩了臉子。

這小子給你磕了,你屁都不放一個?

「你這麼看我幹嘛?」

李遇安緩過神來,看到紫擎山帶着一絲怪異的眼光看着自己。

「沒事,沒事,老夫覺得地上磕的慌,要不你坐到那裡去?」

紫擎山指向了一片長勢非常喜人的草地。

李遇安看到草地那是連連搖頭。

這裡可是歸途山,當中那可是有數不清的毒蟲。萬一裏面有個什麼,自己的小命不是不保?

只見李遇安把背上的黑匣,墊在了屁股底下,坐了上去,並對紫擎山抬了抬頭,「這不就行了。」

紫擎山瞧着這一幕,那老眼頓時瞪的多大,彷彿就要掉下來了一般。

他很難想像要是那裏面的小東西發火了,即便是他也很難安撫下來呀。

李遇安發現了紫擎山的怪異,隨即站起來,指着平放在地上的黑匣,「這東西很貴嗎?」

紫擎山見黑匣被如此對待沒有一點異樣,也是呆愣着搖頭。

李遇安輕拍胸口。

他瞧着紫擎山那緊張的模樣還以為屁股下面的東西很貴呢。

隨着紫擎山的搖頭,他便再次坐了上去。

這就讓紫擎山很是無語。

不過隨後他見黑匣子真無半點反應,輕笑一聲。

沒想到,你居然這麼喜歡這小子。

隨即紫擎山坐到了一旁,深思起來。

他其實也想過,要不這趟路就不走了,直接帶着小子回紫山,節省一點時間,讓這小子多多修鍊一下也是好的。

只不過,這次的事實在是太大了。

而黑匣里的那位,相當於是整個李國在了他手上,這讓紫擎山怎麼能不重視,不在意。

所以即便是黑匣如此喜歡這個孩子,他還是會權衡再三。

其中最好的結果就是選上一個大家都看好的人。這樣自己也好向上面的那位交差。

當然也不是他看不上李遇安,只是因為他的根骨確實不是上上之選。

想到那快接近的十八年之約,紫擎山便忍不住再嘆出一口氣來。

…………………

觀海城,城主府,湖心亭。

李謹言慵懶的斜躺在亭子的朱漆紅柱子之上,右手端着瓷白凈碗,左手從中不斷捻揉出魚餌,隨後丟進湖中。隨着餌料入湖,一層油膜在湖中擴散開來,幾十條五色斑鱗錦鯉隨即出現爭相奪食,引的霞光湖面一陣激蕩。

李謹言聽着沸水一般的聲音,卻沒有看向湖面。眼神望着遠處的天空,卻是不知在想什麼。

逗魚半晌,李謹言或許覺得無趣了,只見他把手中瓷碗隨意的往水裡一丟。

白瓷沉底,魚餌漂浮,錦鯉彙集,水面激蕩拍打爭食之聲愈響。

李謹言拍了拍手,站起身來,整理衣裳。看也沒看,只是張嘴對着空氣講道,「說吧。」

話音一落,一個鬼面黑衣人隨即便無聲無息的出現在湖心亭中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