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嬌寵甜妻:秦爺,慢點撩(書號:17338)》[嬌寵甜妻:秦爺,慢點撩(書號:17338)] - 第4章 自己查自己?

褚星梨接到林城電話的時候,整個人都愣住了。

讓她查自己?

她的嘴角抽搐了一下,應了下來,就匆忙掛斷了電話。

來到搶救室門口,便見褚榮天已經走了,褚媛媛還站在那裡,臉上滿是不耐煩。

「褚星梨,你還算識相,這是這個星期的醫藥費,等她醒了,你還是儘快勸她把股份交出來吧,否則等下次發病,你就要準備好骨灰盒了!」

褚媛媛譏諷的看着褚星梨,滿臉不屑。

褚星梨的小手攥成了拳頭,「褚媛媛,你如果不想繼續挨巴掌的話,就給我閉嘴,滾!」

「你!」

褚媛媛臉色一沉,隨即想到了什麼,她轉身直接走了。

褚星梨緊繃的身體逐漸放鬆下來,她坐在椅子上,怔愣的看着手裡的卡。

一個星期,這是褚榮天給她的最後機會。

可她根本不想讓母親再受刺激了,她得想辦法賺錢才行。

褚星梨拿出手機,撥通一個電話,「喂,橙子,幫我一個忙。」

……

等母親被搶救過來,送回病房之後,褚星梨把錢給了護工,隨即便離開了醫院。

夜幕降臨,街道邊燈光閃爍。

褚星梨進入名倫會所內,江雨橙拉住她的手,「星星,你真的要來這裡做服務員?」

「嗯,我需要一份兼職。」褚星梨沖江雨橙微微一笑,「橙子,你能幫我留下一個名額,真的謝謝了。」

江雨橙皺了一下眉,「跟我說什麼謝,你的工服已經準備好了,去更衣室換上吧。」

「嗯,好。」

褚星梨點頭。

在名倫做服務員,主要的工作內容就是送酒水。

江雨橙在這裡已經做到了領班的位置,褚星梨來了之後就在她手下做事。

換上了工服,褚星梨又化了一個妝,把臉上的青紫痕迹遮了一下,還好都不是很嚴重,妝容可以完美的掩蓋。

江雨橙看着她說道:「等一下我去送酒水,你跟着我,仔細看着。」

褚星梨點頭,「好的。」

她知道,江雨橙是讓她在旁邊學習。

江雨橙手裡拿着個托盤,裡頭放着幾瓶酒,和褚星梨對視一眼,便朝包廂走去。

此時,電梯門徐徐打開。

「秦少今天的心情似乎不怎麼好啊。」戲謔的聲音響了起來,長相妖孽的男人看着身旁的秦肆寒。

秦肆寒的指尖夾着一根香煙,黑色的襯衫領口扣子解開兩粒,露出精壯的鎖骨,他淡淡吸了一口香煙,吐出一個眼圈,神色矜貴而冷漠,正要說些什麼,餘光一掃,忽然瞥見一個熟悉的身影從不遠處經過,進了一個包廂。

秦肆寒的眉頭蹙了起來,臉色冷了幾分。

陸景瀾見他盯着一個方向看,也跟着看了過去,隨即說道:「那個包廂里似乎是林家的小子在開派對,怎麼?你想過去湊熱鬧?」

「你很無聊?」

秦肆寒收回目光,掃了一眼陸景瀾,隨即朝着另外一個方向走去。

那女人怎麼會在這兒?

她是不是忘了自己什麼身份了?

……

褚星梨跟着江雨橙進入包廂內,便見裡頭燈光閃爍,十來個人喝酒言歡、

「林少,這是您要的酒。」

江雨橙臉上浮現出笑意,走了過去,把酒水放在了沙發前的桌子上。

林子軒卻一眼看見了褚星梨,眯了眯眼睛,「新來的?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