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嬌花知青,穿越七零嫁糙漢》[嬌花知青,穿越七零嫁糙漢] - 第2章 一切都是陰謀

陸清月一陣噁心,一把拍開了那隻油膩的咸豬手。

「臭娘們,老子看得上你是你的福氣,少給臉不要臉!」

姜洪波覺得自己被落了臉面,惱羞成怒地罵了起來,一把扯住陸清月的衣裳。

陸清月下意識躲閃,拉扯之間一不小心「嘶啦」一聲扯了個大口子,露出了大片雪白的肌膚。

「啊!!」

陸清月驚呼一聲,氣急之下忍不住紅了眼眶。

「夠了!」蕭凜眸光一寒,上前一步擋在陸清月面前,一把把姜洪波推了個趔趄,「姜洪波,你給我老實點,別逼我打斷你的另一條腿!」

姜洪波的面色頓時一變,想起來之前被蕭凜狂揍的痛苦。

他立刻後退了好幾步,帶着幾分警惕和恐懼叫道「你敢!小心我把你送去公安局,告你強姦婦女,讓你吃槍子兒!」

蕭凜懶得理他,只是看着陸清月那蒼白的小臉和顫抖的嘴唇微微皺起了眉。

現在已經夠亂了,再僵持下去還不知道會鬧出什麼幺蛾子,不如還是自己把一切擔下來吧。

他正想開口,卻聽到身後一道微帶沙啞的柔婉嗓音響起:「姜蘭蘭,為了拆散我跟趙彥生,你還真是費盡心機啊!」

眾人一愣,只見陸清月從蕭凜身後站了出來,雖然依舊紅着眼眶,但是神色格外堅定。

姜蘭蘭心臟猛地一跳,下意識瞪眼怒道:「陸清月,你在胡說什麼?!」

陸清月眼底滿是寒意:「我在說什麼,難道你不是心知肚明嗎?我今天只喝了一杯酒就昏睡了過去,那杯酒就是你爹的生日宴席上你遞給我的!這一切難道不是你安排的?」

她已經接收完了原主留下的記憶,原來今天這一切都是有預謀的陷害!

蕭凜心中一動,也微微眯着眸子看向了姜洪波:「說起來,我的酒量算好的,平日里喝個一斤半白酒不成問題,但是今天在宴席上我也才喝了不過三杯,就醉的不省人事了。恰巧的是,我醉倒之前喝的最後一杯酒是給村長敬的賀壽酒,那杯酒就是姜洪波你給我倒的!」

還有這一出?

陸清月微微一愣,但是想起剛才姜洪波的所作所為,不由得又恍然大悟。

姜洪波就像是被踩了尾巴一樣蹦了起來,叫道:「你們不要血口噴人!這跟我們有什麼關係!」

「因為姜蘭蘭跟趙彥生早就勾搭成奸,她想光明正大跟他在一起,可不就要想辦法把我這塊絆腳石踢開!」陸清月咬着牙冷聲道,「還有姜洪波,你一直對我心懷不軌,剛剛還想藉機逼我嫁給你,這分明就是你們兄妹合謀設下的詭計!」

姜洪波急的額頭冒出了冷汗。

當初這批下鄉知青來到南河灣的時候,他一眼就相中了最漂亮的陸清月,但是陸清月卻對他愛答不理的,但是這股子清高勁兒反倒讓他越發心痒痒,發誓一定要把這女人弄到手。

後來他妹妹正好看上了趙彥生那個小白臉,兄妹倆一拍即合,這才安排了今天這出好戲。

他們本來以為除了這種醜事,陸清月一定六神無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