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嬌花知青,穿越七零嫁糙漢》[嬌花知青,穿越七零嫁糙漢] - 第4章 撞破真正的姦情

這話實在不好聽,而且是劈頭蓋臉就砸了過來,陸清月忍不住微微皺了皺眉頭:「魏嫂子,你可能誤會了,昨天我跟蕭凜都是被人算計了……」

她說著把外套亮出來,還掏出了口袋裡的油紙包打開:「你看,昨天蕭凜幫了我,我很感激,所以想來跟他道聲謝。」

魏春梅懷裡的兩歲的小男孩一看見油紙包里的奶糖,眼睛瞬間亮了,興奮地叫了起來:「糖,糖!娘,我要吃糖!」

小男孩一邊叫一邊往油紙包伸手,卻被魏春梅一把按住。

她沒好氣的在兒子身上拍了兩下,大聲斥責道:「家裡是短了你吃還是短了你喝了?什麼髒的臭的都敢往嘴裏塞,也不怕像狐狸精一樣染上一身騷洗都洗不掉!」

小男孩被打的疼了,委屈地咧開小嘴哇哇地哭了起來。

陸清月就算再遲鈍,也察覺出了魏春梅對自己的敵意。

她臉上的笑容緩緩收了起來,聲音也冷了幾分:「魏嫂子,我已經跟你解釋過了,昨天的事都是誤會,你就算不相信我,也應該相信蕭凜的人品吧?」

魏春梅白了她一眼,沒好氣道:「昨天是誤會,難道今天也是誤會?昨天鬧出那麼大的醜事,正常大姑娘只怕都恨不得跟那男人老死不相往來,誰會大咧咧找上門來套近乎?我看你心裏就是對我家小叔有想法!」

陸清月被氣笑了:「好好好,你信也好,不信也罷,跟我無關,我本來也不是來找你的。蕭凜在不在家,讓他出來見我!」

「呸,想的倒美!我把話撂在這,像你這種狐狸精,這輩子都休想進我們蕭家的門!」

魏春梅冷笑一聲,一把奪過陸清月手裡蕭凜的外套,然後便「哐當」一聲摔上了大門。

陸清月嘆了口氣,只能轉身往回走。

但是剛走幾步,身後的門又開了。

陸清月詫異回頭,只見蕭凜的妹妹蕭暖匆匆跑了出來。

「陸知青!」蕭暖小聲叫着,快步追上陸清月,面帶歉意地說道,「真是對不住,我大嫂就是太護着家裡人了,她沒有惡意的!」

陸清月搖了搖頭道:「算了,也不是什麼大事。」

蕭暖這才放鬆了些,對陸清月說道:「你要找我哥是嗎?他不在家……」

剛說到這裡,門裡忽然傳來魏春梅的喊聲:「小妹,你幹嘛去了?」

蕭暖嚇了一跳,回頭看了一眼,加快了語速說道:「村支部的禮堂要大修,還缺一根主梁,所以我哥去山裡砍木材去了,你去山裡找找,說不定能碰到他!」

少女說完,衝著陸清月靦腆地笑了笑,轉身就跑了回去。

陸清月看着蕭暖的背影,也不由得笑了,剛才莫名其妙被罵了一頓的鬱氣散去不少,便按照蕭暖指的方向,向著後山走去。

雖然蕭暖說蕭凜就在山裡,但是南河灣後面的這一片山大得很,陸清月走了半天,連個人影都沒看見。

正在她累的不行,氣哼哼地坐在一棵大樹下面休息的時候,忽然聽到身後不遠處傳來一陣腳步聲。

陸清月心中一喜,難道是蕭凜?

她連忙起身繞過大樹想要打個招呼,但是剛剛探出個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