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嬌妻來襲》[嬌妻來襲] - 第九章 屈辱

  黎落在酒店前台辦理好退房手續後,便提着行李上了一輛的士,跟司機師傅報了一串地址後,黎落靠在后座上愣愣的發著呆,看着窗外的街景。

  找房子的事情並沒有黎落想像的那麼順利,不是價格不合適就是環境不如意,但是每天住酒店的錢再加上一些生活上的消耗,黎落漸漸的感到手上的資金有些吃緊了。

  百般無奈下,黎落只好撥通了她四年未曾聯繫的小姨的電話,跟她說了自己想回去住一段時間後,雖然小姨答應了,但是那冰冷的語氣還是讓黎落感到了一絲不舒服。

  想着回去後即將面臨的困境,黎落不禁嘆了口氣,心情愈發沉重了起來,秀眉緊緊的皺在了一起。

  她從出生起就從未見過自己的父親,而母親又是常年卧病在床,在她初二那年母親永遠的離她而去,然後她就被送去了小姨家撫養。

  黎落的母親生前因為家裡的條件不好便沒有和她小姨有多麼的親近,雖說黎落算是被小姨養大的,但是和小姨一家也並不親近。

  從高中開始黎落上的就是寄宿學校,一周也就只有周末回去,到了大學更是回去的少,寒暑假也在外做兼職。

  畢業後黎落便從小姨家搬了出來,和郁鐸一起在外租了房子住,從此以後再無聯繫,關係也越來越疏遠。

  看着小姨家的大門越來越近,黎落的心裏也越發覺得尷尬,畢竟這幾年都沒有聯繫了,逢年過節她也沒有跟問候過一句。

  定下心神,黎落按下了門上的門鈴,沒過多久,門就從里被打開了,看着小姨基本沒什麼變化的臉,黎落尷尬的笑笑,叫了聲「小姨」。

  小姨面無表情的把她從頭到腳的掃視了一遍,然後便讓出半個身子,「進來吧,」瞟了一眼黎落身後的行李箱,就往廚房走去,「洗手準備吃飯。」

  「嗯,」黎落小聲回應了一聲,看着小姨慢慢消失的背影輕輕嘆了口氣,抬手把門關上後就把行李箱放回了自己以前住的房間。

  看着房間里亂糟糟的,只有一個床架子,四周堆滿了雜物,而且上面落了不少的灰,黎落的神色更加暗淡。

  是夜,玫雲宸開着他那輛價值不菲的路虎馳騁在去酒吧的路上,副駕坐着好友裴若均,嘴裏叼着一根棒棒糖。

  恰好遇見紅燈,玫雲宸緩緩地將車停下,纖長的手指從銀色的煙盒裡抽出一根香煙,叼在嘴裏。

  看着玫雲宸在一旁吞雲吐霧的,裴若均一臉嫌棄的看着他,道:「我說你能不能少抽點煙,傷身體啊!」

  瞥了一眼裴若均綠色顯眼的棒棒糖的棒子,玫雲宸嗤笑道:「不抽煙難道跟你這個小學生一樣吃糖?」

  「吃糖怎麼了!看不起糖啊!起碼不傷身體啊!」裴若均瞪着眼睛看着玫雲宸反駁道,一副不服氣的樣子。

  玫雲宸抽了一口煙,故意對着裴若均吐着煙霧,看着對方一臉嫌棄的扇着面前的煙霧,玫雲宸得意的笑着,「長蛀牙啊寶寶。」

  聽着這話裴若均愣了一下,反應過來後一巴掌拍在玫雲宸大腿上,「死孩子,怎麼跟你爸爸說話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