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椒妻尚小》[椒妻尚小] - 第十章:經書血字辯華堂

  暖閣華堂中,王氏端坐主位姿態優雅,雙手交疊與膝上,唇角依舊含着溫和的笑意,睿智的眼中透着淡淡的疏離。「晚娘子,你說這二姑娘是如何能為祖母請來千尊菩薩獻壽,難道真是有妙法不成。」

  「祖母,晚兒也不知,不過二妹妹既然如此說,肯定就是有辦法的。」

  「呵呵,晚娘子既然相信,那祖母也相信。」

  雖然只是平常的對話,但讓諸位貴婦人的好奇心也冷淡了幾分。他們自王氏的稱呼中便能感悟到遠近親疏,何況,本就是個庶女罷了,如此姿態,也不過是嘩眾取寵罷了。

  原本見吸引住眾人目光,陳清容目光不經意掠過陳霜晚蒼白的臉上,心中微微有些自得。卻沒想到祖母如此抬舉陳霜晚,一時間只覺得臉上火辣辣的疼,那些貴婦的目光仿若像刀子一般,差點令她綳不住臉上的笑意。

  慌亂之中,忙掩下情緒溫婉一笑,命身後丫鬟將畫卷打開。

  只見畫卷中有名慈眉善目的菩薩盤坐一方蓮台之上,法相金身後有數十雙捏着各種法器手臂展開隱藏在無量光中,那些手臂中拿着楊枝或寶珠,或凈瓶或寶劍,各有不同。

  圖畫顏色精美,筆痕流暢,可稱的上是丹青妙筆。見此奇景,眾人不由吸氣,沒想到還真是千尊菩薩,這清容姑娘,還真是不愧才女之名!

  「菩薩手捏無畏手,除一切眾生怖畏;菩薩手拿楊枝柳,除種種病難。願千尊菩薩千種法相庇佑祖母,福壽綿長,壽比松椿,年年今日,喜長新。」少女聲音落定,眸光晶亮。

  「不錯!」王氏眸光在畫上流連了一番,誇讚了這一番奇巧心思。

  「二姑娘的畫技入神,用心也是彌足珍貴,可見真心。桂嬤嬤,去將屋內那匹皇家御賜的彩雲錦拿過來,賞給二姑娘做件新衣。」

  「孫女清容,多謝祖母賞賜。」陳清容脆聲應答,眉眼歡喜。彩雲錦可是好東西,輕若薄紗,柔若綢緞,夏日穿上,清涼無汗,當真一匹數金,好物難求。

  只不過,陳清容眉眼真誠又道:「此畫是獻給祖母的賀壽之禮,不求回報,孫女怎能再要祖母的東西。」

  「二姑娘可是心地單純,品性高潔。」不少貴婦人聞言紛紛讚賞。

  「長者賜,不可辭。清容你就收下吧。何況這是老夫人一番心意,怎能推拒。你看你幾個姐妹羨慕的,小娘子就是不知福。」華夫人走近,臉上笑意濃濃,絲毫沒有之前的被駁了面子的冷色。

  對於自己這個略有才名的侄女,華氏心中還是多了幾分喜愛的,此時在眾人面前,自然多抬舉幾句。嗯,順便在貶低一下陳霜晚等人。

  陳清容面露出羞澀,嬌嗔的喚了句舅母,眉眼盈盈對王氏拜謝,也就順水推舟將彩雲錦收下。

  「二姐姐送的是千尊菩薩,不知道大姐姐送的什麼?」

  眾人望去,說話的正是嬌俏可人的五姑娘。

  陳清容誇讚道:「大姐姐心靈手巧,送給祖母的禮物定然是十分用心,相比之下清容的拙畫定然是不值一提。」

  陳霜晚見如此多人盯着自己,心中有些緊張。紅唇開合道:「嗯,晚兒為祖母準備了壽禮,是……」

  話還未說完,五姑娘嬌蠻的道:「是手抄佛經對嗎?大姐姐藏的可真緊,我都還沒看過呢。那個小丫鬟,還不趕緊將大姐姐的壽禮拿上來,讓我們一睹真容。」

  「大小姐?」青棗本就是新進的小丫鬟,規矩禮儀都沒吃透,此時難免緊張。

  「晚娘子有心了,快呈上來。」王氏眼睛一亮,她本就喜佛,如今親孫女送了親手抄的佛經,怎讓她心中不熨帖。陳清容畫卷,在她看來着實另類了一些。人老了,本就信奉鬼神,也更喜歡安分守己的。

  「是。」

  「哎呀!」誰想青棗捧着經書上前,沒想到腳下一個不穩,連人帶着錦盒跌落。

  「大姐姐,我來幫你撿。」五姑娘眼角閃過一絲得意,哼,經書跌落地上,這兆頭就不詳,你還想祖母會喜歡嗎?出身比不過你又怎樣,克母的女子,還不是註定要被人厭棄。

  陳霜晚冷眼看着五姑娘,容笑嬌憨,一副熱情而又良善的模樣,唇角笑意微涼。

  那手只扯住了幾頁紙,經書隨着力度嘩啦掀開,一個個紅色字符映入眼帘,五姑娘突然尖叫起來:「祖母,佛祖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