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椒妻尚小》[椒妻尚小] - 第三章:幸有祖母解心圍

  午時的陽光正烈,乍然接觸到濃烈的光線,少女本就哭的紅腫的眼睛更是睜不開了眼。

  王氏嘆了氣,單手執着陳霜晚柔嫩的小爪,穩穩牽着陳霜晚,走過秀幕珠簾,檐角迴廊。

  陳霜晚人小腿短,所以走動時不免落後一些,此時又緊緊低着頭,模糊間只得見那綠松石末色的海棠散花裙擺在腳邊緩緩搖曳。那海棠花繡的極美,一針一線栩栩如生,看着看着,陳霜晚的思緒不知不覺又想了許多。

  其實雖說祖母的人了,可王氏的年紀並不大,約莫不到四旬年紀,身段猶如二八少女。更因為錦衣玉食、山珍美味調養着,此時看着也不過似那二三十的貴婦人。

  祖母是出自傳承千年的琅琊王氏,頂真真的高門貴女,自小將詩書禮儀吃透,一身從容悠然的氣度,低眉淺笑之間都流露着高貴風雅。

  對於端莊貴雅的祖母,令人孺慕的同時又心生距離,陳霜晚自然也是既嚮往而又懼怕,後來又知道父親只是祖母的嗣子,就更加恭敬疏遠了。

  迷濛之間,陳霜晚不由想到了母親朱氏。其實在朱玉兒生前,陳霜晚同其並不是很貼心。或許因為母親的萬千寵愛,她自小養的些許嬌氣,對於唾手可得母愛,父愛的更是她想要。

  然而父親的冷淡疏離,一次次傷害了她年幼的心,不管她如何去爭取,始終得不到半分關愛。因為知道,父親並不喜歡母親,因為母親商家之女的出身,而正是因為這種出身,她奢求不到她想要的。

  然而今日父親,當是給了她狠狠一刀。就算父親如何不喜自己,她也從未想過他會如此狠心,竟想要了她的性命。

  直到剛才她才明白,母親對她的寵愛是多麼珍貴,而她卻不知珍惜,如今卻再也奢求不到了。而當初的羨慕與期望,如今看來是多麼的可笑。父親嫌棄母親商甲之女的出身,可他自己又何嘗出身尊貴,更何況那些姨娘,又有哪個不是卑賤如泥,他卻願意給她們萬分榮寵,也不願分給母親一些。

  「看這可憐見的,小眼睛紅紅的,晚娘子可是覺得委屈了。」

  「不瞞祖母,父親那樣對晚兒,晚兒心裏是覺得委屈,很難過。」小姑娘正是小小年紀,看着也是小小的一團,此時正低垂着腦袋,只露出窩着兩個小糰子髮髻,毛茸茸的頭頂。

  「晚兒難道不是父親的親生女兒嗎?還是說,晚兒是父親抱來的。」陳霜晚扯了扯嘴角,卻一絲笑容也勾不起來。鼻子紅紅的,眼睛腫腫的,像極了三瓣嘴的小白兔。

  王氏低眸失笑,見那泛紅的眸子孺慕的看着自己,似乎是完全的信任與託付。她知道,這只不過是因為孤立無援的小丫頭,把自己當做那一根救命的浮木狠狠抱緊了罷了。「傻丫頭,你是這永襄侯唯一的嫡女,你外祖父是聖上欽點的皇商,不管侯爺如何作想,這都是不能改變的事實。」

  「那父親為何對晚兒如此狠心,哪怕是陌生人,想必也不會像這樣恨極了晚兒。」

  「不過是前人犯的錯罷了,讓你受了苦楚,」王氏嘆息着將手放在小腦袋上摩擦着,在陳霜晚沒看見的地方,面上帶着一抹滿足之意。其實王氏本就喜愛孩子,更何況身為女人卻有一輩子的遺憾,讓她對孩子更是多幾分包容和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