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椒妻尚小》[椒妻尚小] - 第四章:暗夜魅影驚心魂

  冷夜寂寂,寒風戚戚,一輪孤高的半殘月懸掛在枝頭,伴着那一點點的綠葉寒風,無限凄涼。

  「大小姐,我們真的要去嗎?若是被侯爺知道了,肯定會斥責的。」後花園的的長廊中,傳來細碎的驚呼與少女的斥責聲。恍惚的月色下,有兩條清瘦的身影飄忽而過,宛若夜中鬼魅。

  「大小姐,前面就是了。」

  「嗯,你在這裡守着,若是有人來了,你且喚我。」少女低低說了一聲,推開破舊的小門進了院子。

  柴房殘破,院中堆放着亂糟糟的柴火,少女一不小心,腳下便踉蹌一下,就這樣跌跌撞撞的撲到了柴門前。柴房上了鎖,少女拍打了幾下便出聲喚道:「桃夭,桃夭你在裏面嗎?」

  嗚嗚,呼嚕,寒風吹過破爛的窗戶紙,發出呼嚕呼嚕的叫聲,像極了鬼魅掙扎的叫喊。少女躋身在窗戶前,藉著清冷的月光模糊可以看清屋內窩卷在牆角的身影。「桃夭,桃夭,你還好嗎?」

  「嗚嗚。」大小姐,桃夭睡意昏沉中被吵醒,只覺得身上又疼又餓又冷,腿腳疼痛麻木,恨不得再昏了過去。然而那吵鬧聲竟不止休,凝神一聽,竟是陳霜晚的聲音,忙不迭的起身衝到門前,用力拍打。

  「桃夭,我在這邊,到這邊來。」陳霜晚連忙喚道。

  大小姐,快救桃夭出去。桃夭焦急的拍打着窗戶,想要喊道,然而一張口,便只有嗚嗚細小的悶哼聲,竟什麼聲音也不曾發出來。想起午後僕婦給灌的那碗啞葯,心神再也忍不住的崩潰嚎啕大哭起來,淚水鼻涕橫流,卻依舊沒有絲毫聲音。

  「桃夭,是我啊,我來看你了,你怎麼不說話?」陳霜晚有些焦急,出來久了,若是被發現可就不妙了。心下急了,推不開窗戶就扯着破爛的窗戶紙,一下一下,不顧指甲折斷竟硬生生被她扣下了許多,足足露出一張臉龐大小的菱形鏤空孔洞。

  陡然見了桃夭,陳霜晚反倒是一怔,面色發白虛晃了幾下。

  桃之夭夭,灼灼其華,人如其名,容顏艷麗,色如桃李。昔日少女宛若桃李爭春,是最美好的年紀,然而僅僅過了一日,面上胭脂淚水哭泣的醜陋不堪,竟已狼狽至此。

  「桃夭,昨日發生的事情,你能否再跟我說一遍。」定下心神,陳霜晚懇求相問。她丟失了昨日的記憶,如今知道事情的始末的,就只有跟着她一起上山的桃夭了。

  「你不願說?可是有人逼迫與你?」逼迫你誣陷與我?見桃夭久久未言,陳霜晚心中漸涼。

  大小姐,大小姐啊!桃夭哭着抓着自己的喉嚨,一下一下的乾嘔着,片刻間白皙的脖頸上便划出了道道血痕,鮮血瞬間染紅了指尖。

  「桃夭,你喉嚨怎麼了?」

  陳霜晚問完,後知後覺的心驚,身上漸涼,瞳孔緊縮。難道,難道是父親!怎麼可能,不會,父親怎麼如此。

  然而陳霜晚心底卻是明了,怎麼不會如此,連自己的親生女兒都能選一杯毒酒,三尺白綾賜死。對一個丫鬟,只是賜一晚啞葯,發賣出去,已經算的上仁慈了吧!

  最起碼,比對她這個親生女兒要仁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