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椒妻尚小》[椒妻尚小] - 第八章:風起青萍人心浮

  到了正日子,大紅色綢緞掛滿石獅柱角,高閣流檐,放眼望去,紅彤彤的一片,格外的喜慶。到了吉時,更是早早的鞭炮笙鼓聲不斷,討喜的、叫賣的、看熱鬧的,整個侯府門口,喧囂異常,難得熱鬧。

  雖說永襄侯府這些年來人才凋零,官位晉身者也寥寥無幾,在京中權貴圈中聲勢逐漸沒落,過的無比的蕭索。

  可今日卻是一掃往日的清冷,陳王氏的壽宴辦的有聲有色,賓客如雲,聲勢不凡。

  陳王氏出身尊貴,來自簪纓世家的琅琊王氏,乃是盛族名門之後。當年若不是憑着永襄侯府與王氏祖上那一點恩情,上一代平庸如斯的永襄侯絕不可能令王氏之女下嫁。

  京中達官貴人對永襄侯府這點門面雖然看不上眼,可陳王氏身後的琅琊王氏,卻是她們拚命想要巴結,擠進去的圈子。

  當然,若是不屑攀附權貴的人,那肯定不曾了解過琅琊王氏尊貴,以及對這個王朝的巨大影響力。

  君不見,永襄侯府僅是娶了個王氏女,世襲罔替的爵位落在陳秋年手中依然是侯府,而不永襄伯府。

  遂此時越來越多達官貴人攜着女眷而入,每個貴婦人雍容典雅都含着優雅的笑容,儀態大方,力求一顰一笑都盡善盡美。要知道,琅琊王氏出來的女子,每個都是將規矩吃進了骨子裡。誰也不想在陳王氏面前失了面子,哪怕只得一句尚可的誇讚,以後再圈子中,也是一種美談。

  陳秋年站在外儀門前,陪着每個進來的客人寒暄幾句,禮數周到。在其身後,奉筆記錄的賬房下筆如飛記錄著賀禮。看着一筆筆進賬,陳秋年嘴巴都要咧到耳朵後了,笑的眉不見眼。

  莫說什麼母子親情,誰人不知現在的永襄侯陳秋年是當年宗族中過繼的繼子,而且過繼時,陳秋年已然可以娶親的年齡了。

  不說陳秋年面對只是虛長自己十歲的嬌俏陳王氏,是否能將那聲母親叫的出口,單單是嫡母和過繼嗣子關係,兩人便不可能太過親近。縱使陳秋年的笑容再讓人如沐春風,看見的人眼中也依舊帶着幾分晦暗的色彩。

  門前不少官員前來敬賀,陳秋年一一接待。沒過多久,又一輛華麗的馬車停在門前,自其中走下一位身材修長,身着青衣素樸長袍的男子,其後攜着公子女眷。

  男子面容不過三十,生的是眉眼清雋,身着樸素青衣,只觀其言行,便覺得是為來往人群中一股清流。此人正是侯府內華姨娘之兄,華軒,官拜從四品,位居中書侍郎之職位。

  見華軒前來,陳秋年心歡喜,遂趕緊迎了上去。要知道華軒經常面見聖顏,可不是他這個清閑的鴻臚寺少卿能比得了的。

  哎~想想也是心酸,原本憑藉他的才華,如何不能在聖上面前混的臉熟。只可惜天公不作美。尤其是近年來周幽王朝無甚大事,鴻臚寺角落的灰塵都落了一尺厚了。

  再說青萍院,陳霜晚此時正在梳妝。

  鏡中的女童看似不過十歲的年紀,半舊中衣覆蓋著纖細瘦弱瘦的扁平身軀。一張不過巴掌大的小臉,五官小巧,眼眶微凹,面色蒼白。那不是賽雪的熒亮,而是因為長期貧血身子虧損而形成的蒼白之色。

  「大小姐,今日是老夫人壽宴,不若奴婢給您找身喜慶的衣服,看着也熱鬧些。」新來的小丫鬟青棗,翻着箱籠里的衣服,微黃的小臉緊皺。

  「你說的不錯,今日是祖母壽辰,便穿些鮮亮的衣物。」陳霜晚打量了眼小丫鬟,唇角微翹。如今母親三年孝期已滿,衣物首飾也不能太過素凈了,若做這自怨自憐的姿態,不過是徒惹人嫌罷了!

  「啊!」小丫鬟緊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