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椒妻尚小》[椒妻尚小] - 第九章:壽宴清容獻千尊

  暖燕堂居住着整個永襄侯府最尊貴的女主人,陳王氏。

  穿過朱門,瓊枝玉樹滿滿種在院落的一側,盛開着桃粉色的花朵,另一側有亭台百花,珠簾玉幔,隨意之間透着一股怡然自得的風雅。

  過了拱月門,便到正院。

  門前生着幾株花草,以慵懶散漫的姿態盛開。只是一眼掃過,便看清是千金難求的玉色蝴蝶蘭。

  「王婆婆,今日壽宴熱鬧,還缺壽星,不知祖母可起身了?」近日陳霜晚也常來暖燕堂拜見祖母,自然混了個臉熟。

  守門的婆子忙迎了上來,笑道:「早起了,只不過見這個日頭尚早,老夫人又耐不得喧囂,等過些時辰再去正廳。」

  「好,那晚兒去正廳候着祖母。」

  王氏施施然而來,身姿優雅,步伐曼妙。「晚娘子來尚早,可是着急趕着給祖母送禮物呢?」

  陳霜晚規規矩矩起身行禮,嬌嬌柔柔喚了一聲祖母萬福。

  少女聲拖着長長的,軟濃粉糯。那柔弱的小臉上,一雙清澈如山澗溪水的眸子孺慕的看着自己,似乎是完全的信任與託付。

  孫女怎麼像個小兔子一般,真想拉過來揉一揉。

  「祖母,晚兒早就備好了禮物,希望祖母會喜歡。」小姑娘正是小小年紀,穿着喜慶的交領裙裳,顏色明艷。

  「晚娘子有心了,還記的祖母的壽辰。」王氏面上笑意溫和了幾分。

  「老夫人,侯爺派人來請了。」一名面色嚴肅的婆子走了進來,出聲提醒道。

  陳霜晚回眸靜視,來人正是祖母身前伺候的桂嬤嬤。

  「這麼急,既然如此,晚娘子就陪着祖母一起前去正廳吧。」王氏優雅用繡花精美的手帕,壓住紅潤的嘴角一絲不屑的笑意,想着過繼嗣子首次為她大辦的壽宴,心中不置可否。

  「嗯,祖母,晚兒會一直跟着您。」陳霜晚恭敬的回應,小頭顱點了又點。

  對於端莊貴雅的祖母,令人孺慕的同時又心生距離,陳霜晚自然也是既嚮往而又懼怕,後來又知道父親只是祖母的嗣子,就更加恭敬疏遠了。

  可自上次來儀廳,她就忍不住像是抓住浮木一樣想要靠近王氏。

  待到祖母坐在正廳的楊枝酸木椅上時,眾多貴婦人一一上前拜見寒暄。見到這些影像中似曾相識的面孔,陳霜晚突然有些緊張,顫巍巍的小腿想要逃離此地。然而她不想失禮,抓疼了手心,倔強的揚起眉眼,嘴邊含着微笑的弧度,直視每一個來人。

  或者是她的眼神太過火熱,身前的一位貴婦人見禮後便將目光移到她的身上,唇邊含笑道:「這便是侯府的大小姐吧,看着就是個伶俐的孩子。」

  貴婦人眉眼含笑,說的很是真誠。可是失怙的孩子總是格外敏感,陳霜晚當然也能看清貴婦人眼底的一絲冷意。

  「難得華夫人誇獎了,這孩子平時不喜話多,心底卻是良善的。」王氏看向華夫人的眸光笑意不減,不管說話的人是真心抑或假意,都當成是誇讚。

  「說起來,按輩分大姑娘還要稱呼我一聲舅母呢,怎麼這般生疏。」華夫人眸中掩笑,笑中的帶着得意,以及一絲咄咄逼人。

  陳霜晚心裏一怔,哪來的什麼舅母,她的親舅母可是在朱府中,這人來攀什麼親戚。

  不對,華夫人,陳霜晚旋即定住心神,仔細打量了這名貴婦人。華貴的綾羅覆在貴婦人略顯豐腴的身子上,圓盤臉蛋雖然溫和美艷,不過皮膚髮黃粗糙,眼角淺紋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