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嬌妻似寶,悶騷老公寵翻天》[嬌妻似寶,悶騷老公寵翻天] - 第10章 封總不喜歡遲到

第10章 封總不喜歡遲到

「我開靜音。」陸拾染迅速調成靜音,抬頭時,只見他一雙深瞳正盯着她看。

突然他起身大步過來,從她手裡拿走手機,長指靈活地在屏幕上划動幾下,關機的聲音隨即響起。

「你這人怎麼這樣……」陸拾染急了,跳起來就想奪手機。

他大掌輕摁她的小腦袋,把她摁坐下,冷冷地說:「我給你呼叫轉移到座機上了,安靜做事。」

這人太霸道了!陸拾染語結,推開他摁在頭頂的手,氣呼呼地把文件往面前一砸,手指在鍵盤上重重敲擊。

暫時屈服於她的**之下,總有一天報仇雪恨!

沒一會兒,陸拾染就平靜了。這份合同措辭很嚴謹,讓她忍不住想到自己錯簽的那一份合同,只是一句話的差別,結果導致她不得不付出巨額賠償。對方是公司五年的老客戶,公司法務部說沒問題,吳秘書也說沒錯。而她正為父親生病的事憂心,沒細看合同,匆匆簽上了名字,結果錯失了最後一次翻身的機會。

她從包里拿出筆和小本子,記下這一刻總結出的經驗。突然,她心裏升起一絲疑慮,通過層層把關的合同,怎麼就會出錯呢?

「對了,封總,麋鹿島……」她匆匆抬眸,他正低頭寫東西,高挺的鼻樑下薄唇輕抿。好看的人,360度無死角的好看。她忍不住在紙上畫個漫畫頭像,給他裝上了尖尖的牙。畫得入神時,深灰色的褲管出現在她的視線里,飛快抬頭,他拿着文件,已經站在了她的面前。

她迅速捂上本子,小臉微微泛紅,尷尬地說:「你放心,不是抄你的商業機密。我……想問問,麋鹿島是不是必須有請柬才能上去?發出的請柬是空的,還是填好的?」

封景琛盯着她看了一眼,淡淡地說:「填好的。」

「那就是你們填錯門牌了,不然我怎麼會找錯門?」陸拾染趕緊把小本子塞回包里,不滿地說道:「所以你不應該讓我賠償……反而應該賠償我精神損失費。」

封景琛就像沒聽到,拔腿往外走,「我去開會。」

「別把我一個人放在這裡,你丟了東西又得讓我賠。」陸拾染反應過來,飛步追了過去。到了門口,她猛然醒悟,小聲問:「你是試探我,以為我是商業間諜嗎?」

也對,莫名其妙闖進他的別墅,半夜去攔他的車,很輕易就同意去照顧他家的老人……像他這種時時怕錢被他的吝嗇土豪,肯定會懷疑的!

封景琛神色平靜,淡漠地問:「你像嗎?」

這不是說她蠢到裝間諜也裝不了?陸拾染很生氣!

「我是想找個人出來,我若不讓你出去,你就在這裡坐着。」他拉開門,低低地說。

「憑什麼?」陸拾染氣沖沖地問。

「若能辦到,你在對面酒店傷人的錢,我出。」封景琛淡定地說道。

從小不為錢發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