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嬌妻似寶,悶騷老公寵翻天》[嬌妻似寶,悶騷老公寵翻天] - 第2章 多了一個討債鬼

第2章 多了一個討債鬼

明媚的陽光透過窗子,落在辦公桌那盆君子蘭上。

陸拾染揉揉一晚未合的雙眼,滿臉喪地趴了下去,有氣無力地說:「昨晚就是這樣,沒談成,還招來一個債鬼。」

「所以說,你從樓梯上滾下去,壓在了他的身上,差點壓廢了他……還把他推去擋惡狗?最後被他的打手丟上了船,扔回了沙灘上?你戰果輝煌啊!」林晴詩忍着笑,肩膀一抖一抖。

陸拾染瞪了她一眼,生氣地說:「別笑了。」

林晴詩笑出了聲,「你大小姐和許楊澤談戀愛這麼久,也沒有越軌半步吧?」

「這個怎麼辦啊?」陸拾染推了推面前的紙,垂頭喪氣地問。

林晴詩滿臉同情地攤了攤手,湊過來神秘兮兮地說:「他的……你看到了?」

「我呸!」陸拾染推開她的臉,氣怵怵地說:「他變態的!」

「那就是看到了!」林晴詩恍然大悟,揪着她的眼皮子說:「都長滿針眼了。」

「別鬧了。」陸拾染拉下她的手,舉起那張紙,小聲問:「他的律師正式向我索賠三百七十萬,包括我弄髒了他的什麼名貴地毯,沙發,還說我把他的狗嚇流產了,那什麼名犬……有沒有這樣搞笑的?」

「你連認罪書都寫下了,只能賠錢了。可你怎麼會跑錯地方呢?麋鹿島是私人島嶼,要上去渡假,都得預訂日期。你照着請柬上面的數字找都找錯了,你太笨了。」林晴詩同情地拍拍她的腦袋,小聲說:「這種有權有勢的人很難纏的,惹上了就自認倒霉吧。反正你這裡也要破產了,不如就賣了樓、還了債,和許楊澤結婚了算了。」

「我從昨天上午起打電話給他,一直到現在都沒能找到人。」陸拾染揉着太陽穴,疲憊地說。

林晴詩的手機響了,是微信,她看了一眼,臉色大變。

陸拾染滿臉無奈地問她,「是不是催債的律師又來了,討債鬼的腿還真快。」

「不是……」林晴詩緩緩把手機舉到她的面前,不知所措地看着她。

陸拾染擰了擰眉,眼睛猛地瞪大。

微信上是一幅婚紗照,她那位未婚夫許楊澤摟着她的遠房堂姐陸昕姿正在親吻,照片下面還標着婚禮的日期——正是今天!

「怎麼可能?又不是愚人節。」她腦中嗡地一炸,奪過了林晴詩的手機,呼吸越來越急。

「我陪你去看看。」林晴詩拉住她的手,快步往外走。

陸拾染的腦子裡完全亂了,機械地被林晴詩拉着往前走。三個月前,爸爸突然中風住進醫院,公司財務爆出負債纍纍,只能緊急把她從乙洲召回來打理公司的事。這三個月來,她一直在為公司債事焦頭爛,壓根沒發現許楊澤有什麼不妥之處。

他和堂姐陸昕姿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