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嬌妻似寶,悶騷老公寵翻天》[嬌妻似寶,悶騷老公寵翻天] - 第6章 他根本不愛你

第6章 他根本不愛你

「楊澤,你怎麼到這裡來了?」

陸昕姿從黑色寶馬上下來,一襲紫色長裙,撐着一把紫色的傘,姍姍走近。手臂挽上了許楊澤,眼角媚意輕揚,輕蔑地看着陸拾染,紅唇輕彎。

「原來是染染啊,我們婚禮沒有請你,請你多多原諒啊。愛情這種事作不了假,我和楊澤是真心相愛的。楊澤和你完全因為伯父當時威脅他,他根本就不愛你,而且你又不能生孩子……」

「夠了……」

許楊澤臉色難看,用力抽回被她挽緊的手臂,動作太大,打到了陸拾染的傘。

黑色的大傘從她的手裡跌落,滾動幾下,停在了另一輛黑色的轎車前。雨噼啪滴落在陸拾染的身上,她輕輕吸氣,走過去撿傘。

「染染……」許楊澤大步過來,搶先撿起傘,遞給她。

陸拾染一把奪過來,死死握住傘柄,抬眼看他。

當時的愛情成了虛假,她憤怒、抓狂、傷心……在大雨里,在他和陸昕姿面前,她狼狽極了。

「上車。」身邊的車,車窗打開一條細縫,一把低醇的聲音傳出來。

陸拾染匆匆扭頭,這聲音……是混社會的土豪?

「先走了,祝你們……早生貴子,祝你早早歸天……」陸拾染咬牙,腦中亂糟糟的,也不知道說了些什麼,用力拉開車門,飛快地鑽了上去。

「呀,賓利?這是誰的車?染染還挺厲害的嘛,居然還有備胎。」陸昕姿眼睛一亮,飛快地走過來,貓腰往車窗里看。

車輪碾碎了路邊積水,飛濺到陸昕姿的身上,她尖叫着往後退了幾步,憤憤地踢了一下腳。

陸拾染扭頭看外面,許楊澤站在雨里,面孔模糊。她抹了抹鼻子,嗚咽了兩聲,隨即用袖子捂住了嘴。

車裡很安靜,只有她強忍壓抑的抽泣聲。

封景琛眉頭微皺,從後視鏡里看了她一眼,低垂着頭,綁緊的馬尾從肩頭搭過來,一縷髮絲粘在她纖白的脖子上。

「去、去哪裡……」她突然抬眸看向前面。

封景琛收回視線,淡淡地說:「到了就知道了,從明天起你自己過來,每天七點準時趕到。」

「要工作到幾點?」這是什麼工作時間?難道還要住在那裡?陸拾染不解地看着他。

「老爺子睡了就可以回去了,試用期一個星期。如果通不過,債務依舊履行。」封景琛冷漠地說道。

陸拾染握拳,這人真沒愛心,明明看到她剛被人給欺負了!現在好想有個沙包打一打,出出氣!

封景琛不再出聲,腳底油門踩緊,車輪壓過投在水窪上的燈影,停在了「星星小區」前。

陸拾染下了車,扯了扯弄皺的衣角,仰頭看高樓。這是一個很普通的小區,門樓都有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