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嬌妻似寶,悶騷老公寵翻天》[嬌妻似寶,悶騷老公寵翻天] - 第8章 就是這麼任性

第8章 就是這麼任性

「啊?」那個吳律師不是叫他封總嗎?是他!

「我這裡有好幾個丫頭正打聽他的事呢,聽說未婚,這些丫頭正塗脂抹粉,準備趕過去參加酒會,要把他拐回去,哼,一群不要臉的臭丫頭。」林晴詩語氣恨恨。

「你自己也想去吧。」陸拾染戴着耳機,在屏幕上翻找封景琛的資料。確實是他,除了公司介紹,沒有別的消息。

陸拾染關上手機,滿腦子都是封景琛。這是一個挺好看的、標準的有錢人。小氣巴拉,生怕別人搶他的錢,這一點和爸爸一樣!陸拾染嘆氣,那麼怕錢被陌生人拐去的爸爸,現在只能躺在醫院,任憑陌生人把他的大把大把地花掉了。

下周的醫藥費怎麼辦?

她小心翼翼地翻了個身,一朵蘭花從木頭床欄里伸進來,掃到了她的鼻尖,她彷彿又聞到了封景琛指尖上的香。

手機響了,是許楊澤發來的微信,低沉而熟悉的聲音傳入耳膜,「染染,你在哪裡?我會向你解釋。」

陸拾染胸膛里又被怒火填滿,很想痛罵他一頓,但捏着手機又什麼都說不出來,悲哀和痛苦讓她感覺到肺都快爆炸了。

她捏緊手機,又緩緩鬆開,重複了二十多次之後,把他的名字劃入了黑名單。

他已選了別人,再罵再恨再悔再怨,又有什麼用呢?

就像**大姐說的,三條腿的蛤蟆難找,兩條腿的男人多的是,她陸拾染就找不到好男人了嗎?

昏昏沉沉地睡過去,也不知道過了多久,京劇高亢的唱腔吵醒了陸拾染,一睜眼睛,花白的頭髮正在她眼前晃。

「懶蟲,你應該去準備早餐。」老爺子瞪着眼睛,怒視着她。

陸拾染摸出手機看,才六點半而已!

天啦,這點債可真不好還!她揉了揉太陽穴,苦笑着坐了起來。

「你苦着臉幹什麼?你屬苦瓜的嗎?年輕人不早早起來幹活,遲早要當肥婆。」老爺冷笑,拎着小熊去一邊坐下,晃着腦袋聽京劇。

陸拾染沖他的背影做了個鬼臉,一躍而起。她昨晚的濕衣服已經烘乾了,就掛在一邊。是昨晚的那位阿姨幫忙烘乾的嗎?她換好衣服,找到廚房。廚房就在花房一角,歐式開放式廚房。最奇葩的事是,冰箱里全部放着麵條,各種品牌,意麵,挂面,手擀麵……

她打了個雞蛋,放了點蔥花,煮了碗熱汽騰騰的麵條過去,可是老爺子居然開始打鼾了!

陸拾染好想揪着他的鼻子讓他起來吃面啊!她忍了忍,把面放到一邊,準備再去睡會兒。

「你,把面給琛琛端去。」老爺子突然睜開眼睛,衝著她的背影嚷嚷。

我去……這詐屍一般的驚魂一刻,把陸拾染的魂都快嚇飛了。她猛地轉過身,深深吸氣,擠出笑臉說:「琛琛在哪裡呀?」

「他八點要游泳,現在六點五十五分,你去把面端過去,他吃了正好游泳。」老爺子板著臉,指着電梯說:「去樓頂上。」

這一對神一樣存在的爺孫!

陸拾染對着空氣揮了幾拳,端着面上樓。樓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