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嬌妻似寶,悶騷老公寵翻天》[嬌妻似寶,悶騷老公寵翻天] - 第9章 為了真相,豁出去了

第9章 為了真相,豁出去了

封景琛目不斜視地走了出去。

陸拾染輕舒一口氣,記好地址,徑直跑向公交車站。她有自知知明,未經邀請上他的豪車,弄髒什麼東西,還得賠!

賓利從公交車前不急不徐地駛過,她腦中有一首旋律突然響起:到哪裡找這麼吝嗇的人……

先趕去醫院看爸爸,他現在沒意識,削瘦如柴。陸拾染給他擦洗完臉腳,累得滿身是汗,坐在走廊上,握着一杯涼茶,看着走廊上的斑駁陽光發獃。公司現在倒了,債務累累,她迷茫,不知所措,甚至連哭都哭不出來,肩頭彷彿壓着千斤重擔,喘口氣都累。

咚咚,高跟鞋的響聲從前面傳來。

抬頭看,是爸爸的老同學、劉律師拎着公文包、一臉憂色地過來了。

「劉律師。」她擠出笑臉,起身相迎。

「染染,你不能坐在這裡,求芝和大通公司要求償還債務,你們公司可能過不了多久就要進入司法拍賣程序了。」劉律師擔憂地說道。

「全權委託您吧。」陸拾染無奈地說。

「還你家的房子,無限責任公司就是這樣,你也是公司的大股東,個人財產都得用來清償全責,你的房子也保不住。」劉律師把文件拿出來,列出最大的幾筆債務給她看。

陸拾染看了會兒,忍不住頭疼。她不是不知道這裏面有貓膩,好端端的公司,那麼精明的爸爸,怎麼突然就陷入了這樣的危機之中?可惜她回來的時候爸爸已經倒下了,她一直在求學,對公司的事也不熟,無力挽回,所以公司一敗再敗。

「您看着辦吧。」她長嘆,苦笑道:「大不了睡橋頭下面去。」

「我還有套小房子在出租,正好還有半個月租期就到了,先給你住着,不要你們租金,就是位置偏一點。」劉律師撫了撫她的頭髮,關心地說:「你還年輕,慢慢來,會好的。」

「謝謝劉律師。」陸拾染眼眶有些紅。

「公司這邊的事我全權給你辦,你把委託書簽好。」劉律師飛快地拿出筆,讓陸拾染簽字,「振作點,沒什麼事是過不去的。我畢業的時候,可真睡過車站呢,是你爸把我接到你們家,幫我熬過了那段時間。」劉律師感概地說。

「你們怎麼就沒結婚呢?說不定我就是你的女兒了。」陸拾染打趣地問。

「哎,有些人太熟了,就是成不了夫妻。」劉律師推了推眼鏡,收好了東西。幾份彩頁從她的公文包里滑落出來,上面有醒目的麋鹿島酒店幾個大字。

「這是家新酒店,有個同行問我願不願意進入他們的律師顧問團。你爸公司的事確實古怪,你爸爸的吳秘書已經進了麋鹿島酒店工作了。所以我決定加入他們,看看這吳秘書搗什麼鬼。」劉律師見她看彩頁,索性遞給她。

陸拾染呼吸一緊,她何嘗不想知道真相?

麋鹿島酒店。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