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裝我不心悅你》[假裝我不心悅你] - 第1章 初見(一)

「都什麼時候了,你才來給小爺送飯?想餓死小爺不成?你給小爺等着,回去就讓我娘收拾你!」溫知安對着一個比他大的小廝罵道。

「呵,溫知安,你不要給臉不要臉,你以為我願意來給你送飯?要不是你那個噁心的娘總在爹面前惡人告狀,我才不會來這破地方。」那個小廝毫不客氣地懟道。

「你從來不知道尊重嫡母,我娘那也是你娘!」溫知安氣憤地喊道。

「你喊罷,讓全郡城的人都聽聽,一個外室企圖讓原配嫡妻的女兒認她做嫡母。看看世人是不是都像你娘這樣不要臉。」那個小廝毫不客氣地諷刺道。

「你!你瞧瞧你哪裡像個姑娘?」溫知安繼續罵。

「我是不是姑娘,就不勞你這妾生子操心了,我勸你還是不要和我對罵了,一來這麼多年你什麼時候罵贏我了。

二來,你再罵估計你娘汲汲營營多年的良母名聲就要毀在你的嘴上了。」那小廝一邊說一邊努着嘴,讓溫知安看看身後慢慢走過來的許景淮。

許景淮帶着六二六三出來,本想尋個安靜的角落歇會兒,哪知道這隱蔽的角落非但不安靜,還讓自己遇到了這麼一出好戲。

溫知安見許景淮過來了,趕忙收起身上的戾氣,換上一副溫和的面孔,謙虛有禮的對着許景淮行了一禮說道:「景淮兄。」

許景淮先前雖然離得比較遠,但憑藉多年習武的耳力,還是將二人的對話聽了個詳細,秉持着「事不關己高高掛起」的原則,淡淡地點點頭,沒說話。

溫知晚可是清楚地很,這些年,溫知安這個小人雖然來了郡城最知名的廣濟書院讀書,可別人讀的都是聖賢書,他溫知安讀的卻是趨炎附勢的小人經。

本着同他娘一樣的性子,無利不起早,能恭恭敬敬的向這個棺材板臉行禮問安,面對人家的冷臉還能如此的熱屁股,說明這棺材臉非富即貴呀。

不過,溫知晚覺着能同溫知安混在一起,估計也不是什麼好玩意兒,又見溫知安不找把自己,遂轉身就走了。

溫知晚出了廣濟書院,想着反正回家時辰還早,索性到日居書齋去看看進項,順便瞧瞧靈雨新寫的話本子賣的怎麼樣了。

「喲,知陽呀,這不是你家那個嫁不出去的妹妹嗎?」扶柳之姿的趙依依挽着溫知晚那個便宜大姐溫知陽,陰陽怪氣的說道。

「依依,可不敢這樣說,我這個妹妹雖然不爭氣了些,可在家中跋扈地很呢!」溫知陽故意大聲的說。

溫知晚心中感嘆,今日出門真是上上籤啊,先見了溫知安那個狗東西,如今又碰見這個不知天高地厚的便宜大姐。

兩人見溫知晚不說話,還要走,趙依依一把就拉住了她。

「溫家大小姐,不對,是溫家二小姐,怎麼見到姐姐們都不打招呼的嗎?」

「我一個良家女子,未有予人做妾的姐姐,更沒有在宜春樓賣身的姐姐,還請二位把路讓開。」溫知晚撫開了趙依依的手,故作嫌棄的與她們倆拉開了距離。

「妹妹,你這話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