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裝我不心悅你》[假裝我不心悅你] - 第10章 破土(四)

楚老太君見到許景淮來了,心下十分喜悅,以往都是自己讓丫鬟三催四請地,這孩子才慢吞吞的過來。

現在肯自己主動過來,想必是娶親的事情已經有着落了,於是,讓人給許景淮看茶。

許景淮是個痛快的,剛坐下,就同楚老太君說道:「外祖母,我大舅母同大表嫂是不是已經同您老人家提過了?」

楚老太君明知故問地說道:「提過什麼?」

「就是我有心娶親,而且已經有相中的姑娘了。」許景淮直奔主題。

「你呀你,平日催你上心點兒,你怕的跟什麼似的,如今倒是着急了,怎麼怕人家姑娘跑了?」楚老太君打趣道。

「嘿嘿,外祖母,這您還真說對了,我覺着她挺好的,若是自己不趁早下手,哪曉得會不會被人提前娶走呢!」許景淮厚着臉皮道。

「你倒是會說,就那丫頭的名聲,估計你不去提親,她再過兩年也未必能夠嫁出去。」楚老太君的話雖然不中聽,但語氣還是很平靜,一點兒也沒有不同意的樣子。

「外祖母您慧眼識珠,當知道外面的傳言不可信,我來郡城一段時日了,同溫家小姐見過幾次,若是您老見了,也定然欣賞的。」許景淮討巧的說。

「你也甭給我拍馬屁,就說罷,你小子相中人家姑娘什麼地方了?」楚老太君試探道。

「外祖母,您放心,您外孫不是色令智昏的人,上京城的漂亮姑娘那麼多,我都沒有迷花眼,不會在郡城花眼的,我看中她是個能主家的人。」

許景淮真一半,假一半的說著,「她同她繼母和祖母周旋,她父親不看中她,她不僅能周全自身,還有心氣和餘力襄助他人,就這份子骨氣,我覺着同她成家,我不會吃虧的。」

「你說她襄助他人,是指何事?」楚老太君聽到這話,對溫知晚感起了興趣。

「她娘親給她留了一間書齋,她平日除了賣書,還將書齋改建了,給貧困人家的學子提供免費讀書的地方,只要求他們保存好書籍,不收取分文費用。」許景淮說道。

「這倒真的是個好姑娘,有這樣的善舉,怎麼郡城還能聽到她那樣不賢的名聲?」楚老太君出聲道。

「她大約不願人家到處渲染,如今也隻字未提自己是書齋的主人。若不是因緣際會從顧家大小姐那裡聽說,我也不知道。」許景淮解釋道。

「若真的是這樣,你也不用在我這裡磨嘴皮了,你大表嫂昨日來過了,說溫家姑娘同顧家那個小姑娘都是好的。

遇見人家詆毀,不僅不惱,還有膽量駁回去,我最討厭那種嬌滴滴的大小姐。

你瞧你大表嫂人就很好,能文能武地,持家也是一把好手,從不嬌軟造作,凡事也都拎得清,識人也有一套。

她既然都說溫家那姑娘,與傳言不符,是個好的,那就錯不到哪裡去了。這樣吧,我叫你大舅母同人去溫家提親。

不過,你想好怎麼對付她們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