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裝我不心悅你》[假裝我不心悅你] - 第2章 初見(二)

「就是上京城宣平侯府的先夫人留下來的那個嫡子」顧靈雨輕聲細語地說,「據說被他繼母吹了耳邊風,不得他爹宣平侯的寵愛,如今已經十八了,他爹都遲遲不上奏給他請封世子。」

顧靈雨娓娓道來,配上她一貫寫話本的神情,聽着像是一段傳奇的故事。

「要說他那個繼母也是個狠角色,嫁給宣平侯之前都生過一個兒子了,還比宣平侯原配嫡出的兒子大呢。

在給宣平侯續弦後居然能獨佔寵愛。現在都傳那個許公子就是被他繼母趕來了郡城的呢。」

顧靈雨,坐在椅子上投入地講述,對面是溫知晚,兩人坐的位置是溫知晚去年囑咐掌柜的給那些想讀書,但是出不起錢買書的學子辟出來的地方。

就在顧靈雨越講越入神的時候,許景淮已經拿了本書,在顧靈雨和溫知晚身後的那張桌子旁坐下了。

六二和六三聽着有人編排自己的主子,都要上前制止,許景淮擺擺手,讓六二和六三不要管。

顧靈雨同溫知晚並不知道自己八卦的主人公,已經在自己身邊了,不過就是看到了許景淮,估計倆人也不認識他。

顧靈雨繼續說道:「你說你們這些人都是什麼八字呢?一個個的,都讓續弦的女人欺負。」

溫知晚知道顧靈雨這是感慨許公子的事情,連帶同情自己的身世。

「我八字挺好的呢,據我娘親說,以前我嫡外祖母在的時候,讓人給我批過八字,說我是侯爵夫人的富貴命呢。」溫知晚一副無所謂的調侃道。

「晚晚,你要是成了侯爵夫人,日後定要讓你那個心肝黑透的繼母也吃吃苦頭。」顧靈雨咬牙切齒地說。

「為什麼要讓她吃苦頭?要怪的難道不是溫老爺嗎?女子都是無辜的,若是溫老爺待我親近些,看重些,那個女人能鬧出什麼幺蛾子呢!」溫知晚通透地講。

「也對,這天下的男人都是一個貨色,你就說上京那個宣平侯,不也同你家老爺子一個樣兒,為了個女人,連親生骨肉都欺負。」顧靈雨義憤填膺。

溫知晚知道顧靈雨就是這個性子,善良的很,見不得別人受欺負,尤其是受小娘的欺負,也不再同她繼續說這個話,而是轉到了新話本子上。

兩人聊了一陣子,溫知晚看天色已經不早了,就對顧靈雨說:「小鈴鐺,我得回去了,要趕在溫知安那個狗東西之前到家,否則那個婆娘又要藉著由頭生事兒了。」

「晚晚,你不要怕,若是有事兒,差甜春給我送信兒,我去你家。」顧靈雨出着主意。

「那倒也不用,最近我那個祖母手頭有些緊,正是求着我的時候,不會讓我平白被人欺負的。」溫知晚說道。

「你家那個祖母也不是個好東西,你娘沒了,爹不管你,後娘又狠心,她倒好,居然還惦記你娘留給你的嫁妝。」顧靈雨抱怨了一通。

「其實我還挺喜歡她的,若是她不惦記我娘的那點子嫁妝,我估計也不能平安的活到今日。」溫知晚同顧靈雨說道。

兩人就在書齋門口作別了,顧靈雨帶着貼身丫鬟石榴與荷花回府,溫知晚一個人往家裡趕。

許景淮第一次覺着自己的存在感如此低,在兩個姑娘身後坐了兩盞茶的時辰,居然沒有被人發現。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