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裝我不心悅你》[假裝我不心悅你] - 第3章 萌芽(一)

這段時日,溫知晚還是照常按照丁氏的吩咐,頂着晌午的大太陽給溫知安送飯,兩人也照常還是要在老地方爭吵一番。

然而,溫知晚卻發現,自己同溫知安吵架的時候,莫名的多了一個人。

要麼在兩人剛剛開始爭吵的時候,要麼是爭吵接近尾聲的時候,總是有一張棺材臉,帶着他那兩個如同鬼怪般,不苟言笑的小廝,出現在附近。

這個人也真是有意思,明明是來聽人牆角,卻擺出一副高高在上的樣子,不過,鑒於能有更多的人知道丁氏的不仁義,她巴不得這棺材板臉再帶些人來聽呢。

面上雖然對棺材臉這種偷聽行為感到不恥,心裏已經感謝他無數遍了,甚至想,若是日後棺材臉帶着更多的人來聽,自己一定去神佛寺給他上一柱高香。

要說許景淮,這段時日,總是在廣濟書院陪毛青對弈,然後被毛青帶到學堂同學子們議論一番時政。

由於,回到外祖家,會被外祖母用盡各種招式催婚,自己實在不願過早回家。

故而,這段時日內,最大的消遣,就是一邊散步,一邊聽溫知安同那日那個小廝模樣的女子吵架。

一段時日的牆角聽下來,再結合初見那日在日居書齋聽到的,這個女子同她小姐妹的對話,對這個女子的情況已經了解個七七八八。

現下,他已經知道,這個姑娘叫溫知晚,芳齡十六,待嫁之身,名聲在郡城不大好,據說根本無人登門提親。

母親已經身故,繼母是溫知安的娘,每日換着法子折騰她,讓她頂着大太陽給溫知安送飯是日常事項。

父親呢,貌似同她繼母一個鼻孔出氣,有個祖母,既重男輕女,又貪財不知禮。

她還有個關係不錯的小姐妹,在給日居書齋寫話本子,聽着兩人的閑談,估摸是哪個官宦人家的小姐。

至於溫知晚小姐的家庭嘛,鑒於溫知安父親並無官職在身,但溫知安卻能到廣濟書院來讀書,估摸當是郡城某個富戶人家。

要知道一個姑娘,沒了母族庇護,還不得父親寵愛,又不得祖母看重,孤身一人,同狠心繼母周旋。

她不僅活到了十六,而就許景淮這段時日的觀察,她貌似活的還不錯。

這些情況都綜合下來,讓許景淮對這個叫做溫知晚的女子產生了一絲興趣。

也正是這一絲興趣,讓他腦中冒出了一個大膽的想法。

於是,吩咐六二和六三去查一下溫知晚的詳細身世。

當晚,許景淮的桌子上就擺上了兩頁紙,上面書寫了溫知晚十六年的人生,簡單明了,卻字字透着辛酸。

溫知晚,郡城鄉紳溫南松嫡長女,小字柒柒,生於貞吉二十年七月初七子時三刻。

貞吉二十七年,生母蘇氏因其父溫南松養外室,抑鬱而終;同年,其父所養外室丁氏帶着其先夫之女曾曉,長溫知晚兩歲。

及其被養在外室時,為溫南松所生之子溫知安,小溫知晚四歲,續弦到溫家。

貞吉二十八年,曾曉更名溫知陽,上溫家族譜,溫知晚成為溫南松嫡次女。

貞吉二十九年,郡城傳出溫知晚謀害嫡姐性命,未遂,被送往靜慈庵給其祖母祈福。

貞吉三十一年,因着其姑母溫南茵成婚,被家人從靜慈庵接回。

利貞二年,行及笄禮當日,其姐溫知陽與縣太爺次子孫葉銘傳出苟且之事,被孫葉銘納為妾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