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裝我不心悅你》[假裝我不心悅你] - 第6章 萌芽(四)

「表弟,郡城之中,之所以無人到溫家提親,並不全然顧忌溫大小姐的名聲。」楚世然覺得,有必要提醒自己這個初來郡城乍到的表弟,以防他落入蛇窩。

「她家那個繼母不是個省油的燈且不說,就單說她那個祖母,那是掉進錢眼裡鑽不出來的人。

你若是想要同她結親,家裡底子不豐厚,實在是負擔不起。」

「若只是銀錢的事情,二表哥,表弟在這點上還是能做到的。」許景淮暫時不想讓人知道自己真正的打算。

「要真是如此,她是個好的人選,一個姑娘能在笑面虎的繼母手下活下來,還活的生龍活虎地,說明有城府,有心機,是個主家的人。」楚世然見許景淮態度堅決,也認真的說道。

「那就多謝二表哥認可了,改日或許還要二表哥相助。」許景淮端起茶杯,同楚世然碰了碰,喝了下去。

「你確實需要我相助,就老太君那頭,你自己就應付不了。」楚世然也不客氣。

許景淮想着,今日已經讓大舅母同大表嫂知道了自己的意思,估計最遲明早外祖母就會知道自己的想法了。

現下,自己需要找個機會,去同溫知晚見一面。

於是,對楚世然說道:「二表哥,我也不改日了,就現在,能否幫表弟一個忙?」

「你想單獨見見溫大姑娘?」楚世然問道。

「二表哥懂我。」許景淮說道。

「這個好說。」楚世然對着身後的小廝耳語了一陣子。

不一會兒,就見一個丫鬟領着,顧靈雨同溫知晚到高角亭來了。

顧靈雨見到楚世然,沒好氣的說道:「楚二哥,你真是好雅興!」

「靈雨妹子,這話怎麼一股子氣呢?誰欺負你了,說來給二哥聽聽,二哥高興高興。」楚世然端着一副流氓樣子說道。

許景淮不知道楚世然同顧靈雨如此熟悉,溫知晚也有些呆愣,自己怎麼看也是一個外人。

「楚二,你不要哥長哥短的了,你說你有沒有看到張巧巧欺負我?」顧靈雨生氣的質問。

「得得,小鈴鐺,你先彆氣,咱們先認識認識人好不好?」楚世然成功的轉掉了話頭。

「來,小鈴鐺,見過你這個哥哥,這是上京城來的許景淮表哥。」楚世然調侃道。

「你就是許公子?」顧靈雨也顧不得行禮,而是吃驚道。

溫知晚見顧靈雨有些激動,趕忙拉住她,悄悄在她耳邊說道:「小鈴鐺,還沒見禮呢?」

「哦,對,你比我大,那我勉強叫你一聲景淮哥吧,我哥哥多,也不差你一個了。」顧靈雨心不甘情不願地說。

「小鈴鐺,還滿世界找弟弟呢?哈哈哈,還不讓我們認識一下你身邊的這位姑娘?」楚世然打趣顧靈雨。

「哦,對了,這是我的好友,也是我唯一的摯友,溫知晚。」這話是對着許景淮說的,因為楚世然雖然未同溫知晚見過面,但對溫知晚還是認識的。

「顧妹妹,溫姑娘。」許景淮行禮道。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