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裝我不心悅你》[假裝我不心悅你] - 第9章 破土(三)

溫南松一邊安撫丁婉舒,一邊怒氣沖沖地看着溫知晚,見溫知晚一副死豬不怕開水燙的樣子,火氣更大。

用力掰開丁婉舒拉着自己的手,當然,丁婉舒也就是適當的表演一下,維護維護自己的賢良後母名聲,並未真的用力阻攔。

所以,當溫南松衝到溫知晚面前的時候,溫知晚一點兒也不意外,只是那隻手落在臉上的聲音,讓溫知晚有了疼痛的知覺。

她抬手捂住被打的臉,冷眼看着她的父親,這個從前自己十分仰望的男人,尤其是娘親還在的時候,她們娘倆把這個男人看作天一樣高大。

不過,自從娘親鬱鬱寡歡,撒手人寰之後,她開始旁觀這個男人,知道他不愛自己的娘親,不疼自己。

可終歸,他還是個男人,沒有真的任憑丁氏將自己趕盡殺絕。

如今她才知道,自己沒有被趕盡殺絕,並不是這個男人手下留情,而是丁氏根本沒有出手,留着自己大約能夠給丁氏博一個美名罷。

這樣想着,臉上不自覺的就笑了出來,眼淚在眼中打着轉,可無論如何她都不能讓淚水流下來。

忍着臉上的痛,帶着笑,對着溫南松福了一個標準的禮,低聲說道:「您打也打過了,罵也罵完了,還有什麼一併都說了罷。」

溫南松是真的被氣到了,不過,並沒有真的想要打她,巴掌真的落到溫知晚臉上的時候,他自己也驚訝了。

如今看着她這樣倔強,心裏雖然不是滋味,但面上始終咽不下這口氣,遂,氣憤地說道:「滾,你給我滾去祠堂跪着,什麼時候知錯了,什麼時候出來。」

溫知晚道了一聲知道了,轉身就走了。

回到院子,吩咐甜春,像以往一樣,夜深的時候給自己送碗熱湯。

又囑咐端春,將自己剛剛寫好的字條送去給顧靈雨,托顧靈雨轉交給許公子,說是不能耽誤許公子送書到日居書齋。

事情都囑咐完了,從衣櫃里拿了護膝同棉衣,就往祠堂走去。

對於溫知晚來講,跪祠堂已經輕車熟路了,在她同丁氏的所有明爭暗鬥里,這已經是最不起眼的手段了。

從小到大,自己已經不知道對着祖宗跪過多少回了,若是跪的時辰加起來,估摸自己肯定是溫家最大的孝子賢孫了。

第二日,許景淮就得了溫知晚的消息,溫知晚托顧靈雨拿來的字條中,寫明自己這兩日不能到日居書齋,商議合作事宜。

若許景淮這邊有任何情況,或者有什麼話,均可將書信留給日居書齋的掌柜的,會有人在每日酉時一刻來取。

當然,若自己有什麼情況,也會寫好字條交給日居書齋的掌柜的,讓許景淮囑咐人每日日中來取即可。

溫知晚還說明,若是遇到緊急事情,可以告知顧靈雨,她已經同顧靈雨說明,二人將會在經營書齋的事情上有合作。

許景淮見溫知晚把日後聯絡的事情安排的如此妥當,心中不免對她又多了一份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