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極惡仙人傳》[極惡仙人傳] - 第1章 白虎星

打他!

叫你還手,叫你罵我!

我打死你!

你這個白虎星,喪門星!你倒是還手啊!

我叫你還手!

呸!掃把星……!

村口響起一陣陣打罵聲,喧鬧嘈雜甚為刺耳,等到聲音結束已是過了小半個時辰。在那群動手又動嘴的小子們發揚長而去後,留下的就是一個在地上蜷縮成了一團的瘦小身軀。

大人們見到他這副樣子,幾乎沒人流露出憐憫的神色,看他們的眼神里幾乎都是厭惡和冷漠,似乎就算是他被活生生打死也不會有什麼問題,他就該死!

終於他站了起來,他早已是鼻青臉腫,臉上的傷是最為明顯的,也不知道他挨了多少拳,那張臉真是青一塊紫一塊,已經完全看不出他的本來面目,那張眼睛腫得成了兩道細縫,可即便如此,從細縫裡閃動出來的目光也很明亮也很陰冷,受了這樣的侮辱,他當然會憤怒會怨恨,可他又要咬緊牙關強忍下來,都說打掉牙齒吞進肚裏,他就是這樣做的,他知道他不能將自己的怒火恨意表露出來,因為那樣會引來更厲害的打罵,也會讓一些大人找到向他動手的理由,所以他必須要忍,一定要忍下去,這個道理在六歲時他就已經懂得明白了。

站起來後,他彎着腰步履蹣跚的向著村外走去,瘦小的身軀宛如一根枯草彷彿隨時都能被風吹斷吹走,在秋風裡他也像是一片落葉,無依無靠,孤苦零丁。

幹活的大人們都沒在意他的去向,也都沒心思理會他,在這個村子裏,這個孩子就是個可有可無的存在,活着沒人管死了也不會有人關心。

村子名叫任家村,全村百餘戶人家都姓任,而在十餘年前,任家村可是有三百多戶一千多人,在方圓五百里內都是一個大村子,可因為一場瘟疫讓任家村一下子死去了六七百人,其中就有那個孩子的父母,他就是那個家裡唯一的倖存者。

孩子自然也姓任,父親名叫任崇山,母親柳氏,任家最近幾代是以崇文尚武四個字排輩分,所以他應該是文字輩,可在他出生不久父母就死於瘟疫,他成了無父無母的孤兒,自然連名字都沒有了。

按理來說,同村又是同族,任崇山夫婦死了,這個孤兒就該被同族長輩撫養,更何況任崇山還有個兄長任崇岳,扶養這個孩子任崇岳當然義不容辭。

可實際上,任崇岳根本沒將孩子當做自己的侄兒,反而將他視為災星禍害,為何如此還是因為那場瘟疫。

要說瘟疫可謂是天災,可任家村這場大災卻被看做了人禍,那是因為在瘟疫肆虐時一位遊方道士來到了任家村,這個道士自稱白雲山的得道高人,就是知道任家村有場大劫才來到了這裡,雖然道士來得晚了些,已經死了不少人,可這道士說要不是他的到來任家村所有人都得死,他是捨棄了幾十年的修為才保住了剩下這些人的命。

道士要是空口胡說自然無法令人信服,他是在任家村連續七天施法驅邪,是讓大家見識到了他的能耐本領,也讓人們真真切切感受到了他的法力,因為在他施法時真的再無人死去,瘟疫逐漸消散,不過最終是帶走了六七百條性命。

村民們自然是對道士感恩待德,無需道士開口,活下來的人們立刻奉上了金銀珠寶,也只有經歷了生死大劫後,大家才會將錢財看的輕了些,也才懂得最最珍貴的就是性命。

道士驅邪救災拿人錢財也是理所應當,可他臨走時卻說,任家村有此大難其實是人禍,是因為白虎星降臨所致,而這個白虎星就是那個剛出生不久,父母卻已死去的小小嬰兒。

村民們一聽頓時怒氣衝天,怨氣沸騰,就是任崇岳這個大伯父也不例外,當時那孩子就在他家,按他的意思,既然這孩子是白虎星就該早早處理為妙,不是活埋就是扔進河裡淹死,總之這個孩子必須死,白虎星不能留,這孩子已經害死了那麼多人,還剋死了父母,如果活下去,一定還會害死更多人,任崇岳最怕當然自己被孩子剋死,他算是這個孩子唯一的親人了,他好容易活下來可不想再被剋死。

他如此想,其他人也是一樣的心思,都想儘快處理掉白虎星,可那道士卻說白虎星降臨也是天意,既然這孩子到了任家村也就是任家村該有此劫,白虎星也不能說殺就殺,隨意處置,這個孩子還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