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極惡仙人傳》[極惡仙人傳] - 第10章 靜虛訣

小虎子的進步讓任獨行很欣慰,而他的病似乎是越來越嚴重了,每天咳嗽的次數是越來越多,每次咳嗽都會很長時間,有時候小虎子都覺得這樣咳下去,大叔搞不好都能把肺咳出來,又一次他都看見任獨行咳出了血,雖然只是一點,可那殷紅之色落在他的眼裡是那麼的鮮紅刺眼,令他心痛難受。

病得嚴重咳得厲害,小虎子卻從未見過任獨行吃藥,最多就是拿出那個葫蘆喝幾口水,那水小虎子也經常喝,清清涼涼的水喝了之後確實能讓他精神抖擻,精力充沛,這水難道真的是葯?

小虎子不是沒問過任獨行,得到的回答又讓他很迷糊,任獨行說這葫蘆里的水是葯也不是葯,對他來說是可以緩解一下病症,但也只是稍有幫助罷了。

是葯也不是葯,那到底是不是葯呢?

還有這葫蘆的水似乎怎麼喝也喝不完,反正小虎子是沒見任獨行往裏面添過東西,他拿着葫蘆時就覺得裏面似乎總是一個狀態,一瓶不滿半瓶晃蕩,這葫蘆也很奇怪。

見任獨行病情加重,小虎子急在心裏又是無可奈何,任獨行倒是非常淡然,告訴小虎子,他的身體他自己清楚,短時間內不會有事,他也在想辦法治病,他在等一味葯的成熟,等取到那味葯後,他的身體就會好起來,那也是他帶着小虎子離開這裡的時刻了。

聽任獨行這麼說,小虎子多少安心了些,他又想到之前任獨行曾經說過,或許會需要他的幫忙,至於怎麼幫如何幫任獨行沒說,但小虎子覺得只要自己用心修鍊越來越強,一定能夠幫到大叔,為了大叔的身體他更要努力。

時光匆匆,轉眼間就已是春暖花開,萬象更新,小虎子也是又長了一歲。

小虎子也真是長大了,身高又竄了一截,只是十一歲的他已經和十三四的少年個高差不多了,高是高了可還是很瘦,又因為他有意彎着腰,還是給其他人一種瘦小孱弱的模樣,誰也想不到在這短短半年時間內,小虎子從內到外是有了天翻地覆的變化,現在的他幾乎可以用脫胎換骨來形容,甚至都可以說他已經獲得了重生!

這天忙完農活回到家裡已是到了傍晚,過了年後,任崇岳給他安排的活多了很多,完全是把他當成了青壯年勞力來使喚了,可給的吃食依然如故,該臭還是臭的,要餿的還是餿的,有時候小虎子就想,伯父為了折騰自己也真是煞費苦心了,好好的飯菜非要放壞了才給自己,你這樣做不累不煩嗎?

因為農活重事情多,小虎子已經沒功夫去私塾偷偷上課了,但任獨行在修鍊空閑之餘,也會教他一些知識道理,就以學識而論,小虎子覺得張先生只怕也比不過任大叔。

半年時間,小虎子已經將十二正經盡數貫通,如此速度不可謂不快,真氣已是頗為渾厚,流轉於體內凝如實質,每次鍊氣行功真氣充盈於周身上下,都讓他有身如輕羽,飄飄欲仙之感,彷彿整個人隨時都能隨風遠揚,飄然而去,心境又是極其空靈澄明,無礙無念,至靜至虛,這便是至虛極,守靜篤!

致虛者,天之道也,守靜者,地之道也,天之道若不致虛,以至於達到極致,則萬物之氣質不實,地之道若不是守靜,以至於至篤至實,天地有此虛靜,故日月星辰成象於天,水火土石,成體於地,象動於上,故萬物生,體交於天,故萬物生。所以靜虛之妙,萬物不稟,無物不受,無物不有,萬物都是出於陰陽,才能升降造化,成就萬物,與萬物並作者,皆是此虛靜之妙……。

這篇靜虛訣,是任獨行傳給小虎子的第二篇心法,專論虛靜之妙,蘊含那陰陽之道,天地之理,按任獨行所言,等小虎子鍊氣有成隨着修為增進,對靜虛訣的領悟也會隨之加深,這靜虛訣雖非鍊氣法門,但卻是修鍊心境的無上功法,神妙之處已是只可意會不可言傳,他能講解指導的地方十分有限,小虎子是否能夠領悟其中精髓秘義全憑自身參悟。

小虎子早就將虛靜訣牢記在心,每日總會默念幾遍,一是加深記憶,二是他覺得默念心法時自己似乎覺得心境真要比平時平和清寧許多。他也無法確定自己有這種感覺是想多了還是真有其事,所以就沒有對任獨行說過。

任獨行還告訴他,若是他每次鍊氣行功都能守靜篤,至虛極,不論是修鍊質量還是速度都會提升不少,任獨行還說,小虎子已是超過了他的預期,看起來他是沒有看錯人。

為了不讓大叔失望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