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極惡仙人傳》[極惡仙人傳] - 第4章 守株待兔

天地玄黃,宇宙洪荒。日月盈昃,辰宿列張。

小虎子早在心裏默念了好幾遍,也是微微有些得意,心說,我沒有在裏面聽課都比他們強,如果我可以和他們一樣,那應該學得更好吧!

提問之後,張先生開始講課,小虎子在後窗爬了半個時辰才悄悄離開,他自覺是神不知鬼不覺,悄然而來悄然而去,卻不知,在他走的時候張先生有意無意的看了後窗一眼,同時也在心裏暗暗嘆息了一聲。

其實從小虎子來偷偷上課的第一天,張先生就發現了這個隔着窗戶上課的學生,他向來抱着有教無類的態度,既然能來偷聽上課,就說明這個人是有學習心和上進心,所以他就沒有聲張故作不知。

之後他又打聽到了小虎子的身份,自然心生憐憫,他不能改變任家村人對小虎子的看法,但他可以盡量的讓小虎子多學點東西,這孩子既然肯學願學,我為什麼不能成全他呢!

有了這個心思,張先生對小虎子也算是多加關照了,只要小虎子來偷聽,他講課時便會更為詳盡仔細,因為他知道小虎子不可能有書本,學習全憑記憶,就盡量讓小虎子可以聽懂記好。

也正是因為張先生的有心教授,小虎子才能學了不少知識,有時候張先生甚至都會想,這個偷聽的學生是不是會比在座的這些孩子更有出息呢?若是如此,也不枉他費心一場了。

小虎子可不知道這些,他還以為自己偷偷上課是無人知曉,回到村外繼續放羊時,他就拿着樹枝在地上寫寫畫畫,默寫剛學的千字文順帶着練練字。

到了中午,趕羊迴圈剛到家門時正好遇到了放學回家的任文武。

也是合該有事,見到一步三搖也是一步三喘的任文武,小虎子就想到了他在課堂上的表現,什麼牛黃羊黃真是越想越好笑,一個沒忍住他就笑了出來,而且還笑得很大聲。

小胖子本來沒把這個堂兄看在眼裡,可見他神情古怪,笑得還那麼放肆囂張,主要那笑明顯就是在嘲笑自己,這讓他很不爽,平時他對小虎子也是想打就打想罵就罵,今天也不例外,立刻就指着小虎子大罵道「你個臭白虎星,你笑什麼!?想挨打是不是!」

自己一笑小虎子就知道麻煩來了,換在平時他也是能躲就躲,盡量不和小胖子起衝突,因為小胖子是大伯父的心肝寶貝,他們吵架干仗不管有理沒理,挨打的一定是他,可今天也不知道是怎麼回事,小虎子沒忍住這口氣,也罵道「我笑的就是你,你個肥豬,我還罵你了,你看看你的豬頭都胖成什麼樣了,都快變成豬腦子了吧!」

任文武沒料到小虎子敢還口也沒料到他還敢罵得這麼難聽,他是很胖可也最討厭有人罵他是豬,小虎子這一罵頓時讓他火冒三丈,怒氣衝天,二話不說,他上前一步,抬手就是一巴掌,胖胖的手就像是豬蹄朝着小虎子的臉扇了過來,他扇小虎子耳光也是扇慣了,這一巴掌也是力道十足,也是很有準頭。

小胖子一動手,小虎子也來氣了,一閃身就躲了過去,他瘦也靈活,一個轉身就到了對方身後,氣極之下,他也沒多想一腳就踢在了那胖乎乎的屁股上,這一腳力量不小,直接就把小胖子踢倒在地來了個極其標準的狗吃屎,又因為小胖子沒想到他敢真的動手,倒地時他是全無準備,那張胖臉結結實實落在了地上,頓時讓他鼻血橫流,也是鼻青臉腫。

任文武是被打懵了,趴在地上半天才緩過神來,隨後才覺得鼻子又疼又酸還有熱乎乎的東西往外冒,伸手一抹定睛一看,那是滿眼血光,他頓時發出一聲尖叫,那動靜像極了殺豬。

一腳踢出時小虎子就已經在後悔了,可想收腿也是來不及,見到小胖子倒地,他心裏一陣快意但也知道大事不妙,隨即又聽到那刺耳的尖叫,他更是心慌意亂,接着就聽到了院子里的腳步聲,顯然是大伯父兩口子沖了出來,也聽到了伯父的叫喊聲,怎麼了,是文武嗎?文武,你怎了?!

小虎子一想到伯父見到小胖子滿臉是血的兇狠模樣,立刻渾身發冷,雙腿發顫,心說,怎麼辦?這下他一定會打死我!我這次可是讓這肥豬害死了!不行,我不能等死,快跑吧!

他想跑可雙腿不聽話,在伯父的積威下,這一刻他已是驚恐無比,四肢無力。

但很快他又振作精神,一咬牙一跺腳,心說,去他娘的,先跑再說了,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