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極惡仙人傳》[極惡仙人傳] - 第5章 河妖

光着身子的小虎子見到有人出現是大驚失色,這地方極其隱蔽,極少有人來往,不然他也不會在這裡開灶生火,更何況這個人一看就不是本地人,這人是誰?他怎麼會在這裡?還有就是,他竟然還在吃我的兔子!

驚駭之後,小虎子忙不迭穿好衣服,而那人對他的出現以及動作視若無睹,全心全意地吃着兔子,吃得香甜吃得投入,吃得小虎子心裏都在滴血,那可是他辛辛苦苦烤熟的兔子呀,他自己連一口都沒有吃到,就是聞了聞味道而已,可此刻那隻兔子赫然已有一半進入那人的肚子,這真是豈有此理!

小虎子又怒又氣也是有些害怕,他在原地沒動就看着那人吃着自己的兔子,也是打量對方,他也是有些好奇,因為這個人和他經常見的人不太一樣。

那人是個中年男子,身高應該很高,坐在那裡都給小虎子一種很高大的感覺,他穿着一身深藍色的衣衫,至於什麼面料小虎子看不出來,肯定要比村裡人經常穿的那些粗布要好很多,因為那衣服上隱隱有一層光華,小虎子就在想,先生說過什麼綾羅綢緞,這衣服應該就是吧!

還有他腰上的那根腰帶,應該也很值錢吧,那腰帶扣子好像是玉的吧,錦衣玉帶,還有那雙油亮亮的皮靴,這人究竟是什麼人?是大財主嗎?大財主跑到這裡做什麼?就是為吃我的兔子嗎?

還有這人長得也很……好看,那眉毛那鼻子還有那眼睛都很好看,剛才我還覺得他得有三四十歲,現在看起來似乎連三十都不到吧!

小虎子越看那人越透着古怪,這人就像是書上說的那種貴公子一樣,這樣的人居然會在這裡出現,居然會偷吃自己的兔子,他究竟是什麼人?

懾於那人的氣勢威儀,滿肚子怒火的小虎子看了半天后愣是沒敢說出一個字,而且怒氣過後就是隱隱的惶恐,原本他對大人就有潛在的畏懼,更何況這位還是陌生而又很古怪的人,他敢看對方這麼久已經是很大膽了。

看了半天,那隻兔子已經有大半進了那人的嘴裏,那人看起來吃得也不算快,可他吃東西似乎不需要咀嚼,一口一塊肉,就那麼囫圇吞棗似的咽了下去,看得小虎子一陣陣心疼,這麼好的兔肉你就不能細嚼慢咽的吃嗎,這就是浪費你知道嗎?

暗暗嘀咕和惋惜着,小虎子慢慢動了起來,不是向前而是後退,這人如此怪他可不會傻到上去找人家理論,這兔子……這兔子權當是喂狗了,他娘的,我怎麼就這麼倒霉,遇到了這麼一條大狗!

自認倒霉的小虎子緩緩移動着,現在他怕的是那人會有什麼動作,萬一……。

正想到會有萬一時,那人忽然看向小虎子,這時候他們相隔少說有七八丈,可那人一看過來時,小虎子就覺得對方就像是在眼前,那目光其實也沒什麼特別,卻似乎能夠照進心裏看透自己。

小虎子被那人看得身體一僵,不敢再動,雙腿發軟,心裏發虛,腦子裡一空,那一瞬間他就像是失魂了。

「怎麼?這就要走了!」那人看着小虎子徐徐說道,聲音清朗,語氣低沉,但每一個字彷彿就在小虎子心裏響起,讓他聽得清清楚楚,也從失魂落魄里醒來。

意識清醒了,小虎子隨即臉色大變,顫聲問「你……你……你是誰?」他忽然想到一個傳說,很久以前這黑龍河裡曾有一個河妖,這個黑龍河妖就喜歡在河邊抓一些人回去當口糧,據說這河妖有種可以攝人魂魄的妖術,只需看一眼就能讓人魂飛魄散,失去自我,方才他不是就差點沒了魂魄嗎?

這……這人難道就是傳說里的河妖?!

見他臉色慘白如見鬼魅,那人不覺一笑,又說道「這麼好的兔肉不吃真是可惜了,這是你的嗎?」

說到兔肉,小虎子就算怕得要死也忍不住心生怒氣,再看那兔子……就剩下一堆骨頭了,娘的,我連骨頭都沒有舔一下呀!

怒氣上涌,膽氣大盛,小虎子頓時有了勇氣,怒聲道「不錯,這就是我辛辛苦苦烤的兔子,都被你吃了,你……你……」氣急之下,他也不知道該說些什麼,要他賠嗎?他能賠嗎?

那人扔掉手裡的骨頭,拍拍手後慢條斯理地道「其實呢,你這兔子烤的有些老了,你知道嗎?兔肉老了味道就有些差了,你該早點吃呀!可惜了!」惋惜一下後,那人繼續道「我替你吃了這兔子也算是幫了你。」

小虎子聞言鼻子差點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