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極惡仙人傳》[極惡仙人傳] - 第6章 天高海闊

「怎麼樣?還想再試試嗎?」那人笑着問道。

那人和顏悅色,小虎子卻覺得這不是什麼好事,臉色更是難看,稍稍退後一步才道「你……想做什麼?」

那人反問道「你猜!」

我猜你娘啊!

小虎子暗罵一聲,又很慫的退了一步,他現在想着就是怎麼逃走,遇到了河妖總不能等着給人家當口糧吧,好歹也得逃一下,掙扎掙扎。

「你……你是河妖吧!」小虎子大着膽子指出了對方的身份,心裏還想,這下他是不是就要原形畢露了,娘呀,那模樣得有多嚇人,我這命怎麼這麼苦!

那人對小虎子的回答有些意外,微微一怔後忽然大笑起來,小虎子也被他笑得一愣又一愣,心說,這是什麼毛病?這有什麼可笑的!說你是河妖你覺得很好笑嗎?

「河妖,你這小子居然說我是河妖,哈哈哈……咳咳……」那人笑着笑着忽然咳了起來,咳得還很厲害,臉上隱隱還有淡淡紅暈浮現。

他一咳嗽,小虎子就看出對方似乎有病,從那咳嗽聲就能聽出來,正常人咳嗽可沒有這樣……厲害,原來河妖也會生病!

那人順順氣後才止住了咳嗽,接着向小虎子招招手示意他過來,小虎子猶豫了一下還真的很聽話的上前了幾步,但也沒敢太靠近,河妖危險,生人勿近。

見他小心翼翼誠惶誠恐,那人不覺一笑,「先前不是很大膽嗎?現在怎麼又怕了?你放心你不會吃你,嘿嘿,河妖,虧你想得到。」

小虎子被他的笑容感染到了,覺得對方或許真的不是河妖水鬼,就問「你究竟是什麼人?」

那人淡然說「我和你一樣都是人,你叫什麼名字?」

小虎子脫口道「我沒名字。」

小虎子這名字是他伯父起的,其實就是白虎星的另一種叫法,他當然不喜歡。

那人微感詫異,「總要有個稱呼吧?你父母呢?」

提到爹娘小虎子神色一暗,低聲道「早就死了,你就叫我小虎子吧!」

那人多少可以猜到一些小虎子的身世,但他先沒有多問,微微點頭道「那好,那就先叫你小虎子,你是附近村子裏的人?」

小虎子點點道「是在離這裡不遠的任家村,我姓任,大叔,你真的不是河妖。」

那人失笑道「我當然不是什麼河妖,你為什麼會這樣想?是因為我吃了你的兔子?」

小虎子看看兔子遺骸,肚子不爭氣的又咕嚕了幾聲,聲音不小,只要不是聾子方圓十丈誰都可以聽到,那人自然也不例外。

肚子一叫,小虎子臉就紅了,那人不覺一笑,然後一伸手從袖子里拿出一物扔給了小虎子,同時說道「先吃點東西吧!兔子我先欠着,這餅的味道也不錯。」

他扔過來的真是一張大餅,白面烤的還散發著淡淡面香,小虎子鼻子也好使,還未接到大餅就聞到了那股香味,肚子自然又大聲咕嚕了幾下。

接住大餅,小虎子毫不猶豫就吃了一口,這餅又軟又香還很有嚼頭,雖然還未下肚,他感覺肚子已經沒那麼餓了。

好香的餅啊!

說真的,從小到大他都沒吃過這麼香的大餅,這是拿什麼面做的?怎麼會這麼香這麼好吃?!

小虎子捧着大餅連續吃了好幾口,吃得太急又給噎住了,那人又扔給他一個水壺,這又是送餅又是送水,那人侍候的很到位。

小虎子也沒客氣,這時候還客氣什麼,連吃帶喝,沒用多久,那張比他臉都要大三圈的大餅就被他吃了個乾乾淨淨,連渣都沒剩下,吃完後又喝了一口水,那感覺就是兩個字,滿足!

吃飽喝足了,小虎子才注意到手裡的那個水壺,是一個非常精緻的葫蘆,但不是真的葫蘆,像是瓷的或者是玉制的,也只有尺許大小,通體瑩白表面上還有亮光流轉,拿在手裡沉甸甸的,別看這葫蘆不大但份量不輕,得有個七八斤重,隨手搖搖裏面還有嘩嘩聲,剩下的水似乎還有不少,再想想那水的味道好像也和自己以前喝的不一樣,微微發甜又很清爽,之前他光想着吃餅沒有細品這水的滋味,此刻回味起來,這葫蘆里的水也很好喝,真想再來一口,好好品嘗一下。

但他忍住沒再喝,這葫蘆一看就不是尋常水壺,看起來就很值錢,方才光顧着吃了沒在意,現在他就不敢那麼隨意,雙手捧着水壺,生怕手一滑給人家摔碎了,那兔子再好也不可能比這個水壺值錢。

現在小虎子又確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