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極惡仙人傳》[極惡仙人傳] - 第8章 玄天訣

小虎子清楚感覺到了那一鞭子的力量被那股氣息抵消化解了大半,可以說這一鞭子只是打破了他的皮肉沒給他太大的傷痛,現在別看他後背鮮血淋淋,皮肉開花,那傷看似很重其實根本沒有傷到筋骨,那血不用止就凝固了,他覺得過一晚上這傷就能好一大半,任大叔教的這個法子真是很好使,以後自己再也不怕挨鞭子了!

脫了衣服光着上身趴在炕上,小虎子又開始按照那個方法呼吸,心靜神寧後,那股熱乎乎的氣息再度出現,在一呼一吸間流轉於前胸後背,小虎子覺得這股氣息可以撫平背上的鞭痕,讓疼痛繼續減弱,不知不覺中他又睡了過去。

一個多時辰後,小虎子醒了過來,覺得後背已經不痛了,好像都已經結疤,因為背上有些痒痒,他是有經驗的,以前傷口結疤就是先有些痒痒,可那是要過好幾天甚至十幾天才有的呀。

他忍不住伸手小心翼翼地摸了摸後背,那些長長的鞭痕似乎真的干硬了一些,他是暗暗驚喜,這法子也太好使了吧!簡直比葯都好用,任大叔真是太厲害了!

驚嘆讚歎着,小虎子也沒忘了和任獨行的約定,看看天色應該是快到三更天了,他急忙穿好衣服,悄然離家,順道又去大伯家的雞窩裡摸了一隻大母雞,權當是這次挨打的補償。

拎着母雞,小虎子快步走向河邊,別看挨了打身上還有傷,但他的精氣神很足,腳下比白天都快都有力了些。

到了河邊時還不到三更,任獨行還沒有來,小虎子還沒閑着先把母雞給收拾乾淨,生火燒水,他打算給任獨行燉一鍋雞湯,給大叔補一補。

在小虎子認真燒火燉雞時,任獨行來了,見他在月光下忙得不亦樂乎,任獨行不覺一笑,也沒有出聲說話,就在一旁靜靜看着。

等小虎子看到任獨行時,雞湯都快燉好了,見大叔含笑看着自己,小虎子又驚又喜,歡聲道「大叔,你什麼時候來的?」

任獨行笑道「我剛來沒多久,看你精神不錯,沒受苦吧!」

小虎子眉飛色舞地道「沒有,大叔的法子非常好用。」說著他還伸展了雙臂,不過因為動作大了些,難免牽扯到傷口,不由得聳聳肩。

任獨行看了看他的後背,見到那一條條鞭痕,臉色微微一沉,輕輕哼了哼,但他沒有說什麼,可從他的神情眼神里就能知道他對任崇岳又有了更深的認識。

「這次我打了文武,也就是大伯的寶貝兒子,他為了給兒子出氣,當然會狠狠打我了,還好遇到了大叔,要不然我又得好幾天不能動彈了。」小虎子穿好衣服隨口說著。

任獨行問道「像這樣的情況很多嗎?」

小虎子想想道「大伯一般都是扇耳光,只有很生氣才會拿鞭子,我也習慣了,大伯說我是賤骨頭,越打越硬,哼,我就是賤骨頭,不硬的話早就被他打死了。」

任獨行又問「那你恨他嗎?」

小虎子毫不猶豫地回答「恨啊!可恨有什麼用,他是我大伯,我還小也不能對他怎麼樣。」

任獨行微微點頭,沒再多說,看看鍋里燉的雞又問「這雞是哪裡來的?」

小虎子得意洋洋地道「是我大伯家的,我偷來給大叔吃的,你不是生病了,我聽說喝點雞湯對病人有好處,就給你燉了一鍋,你聞聞是不是很香。」

任獨行笑道「是很香,謝謝你了小虎子。」他也沒說什麼偷雞摸狗不好之類的話,像小虎子這種情況,如果不去偷偷摸摸找點吃的早就餓死了。

小虎子也覺得自己偷雞摸狗有什麼不對,許他們打我罵我就不許我找吃找喝了?這個想法在他心裏早已是根深蒂固,他從未覺得自己有什麼錯。

雞燉好了後,任獨行只是象徵性的吃了一點,在他的吩咐下小虎子連肉帶湯吃了個精光。

吃完後,小虎子還有些不好意思,本來是給任大叔補一補的,結果卻是自己吃了,說到底還是自己嘴饞。

一隻雞下肚,小虎子精神更好,腦子似乎也比以往清醒靈動了很多,他是有很多事情要問任獨行,可又不知道該從哪裡說起,尋思了半天才支支吾吾地道「任大叔,你教我的法子真好使,你究竟是什麼人呀?」

任獨行笑道「你覺得我是什麼人?」

小虎子忙道「我覺得你是很厲害的人,我想……我想跟着你學本事,行嗎?」說完他滿含期待的看着對方,眼裡閃動着渴望的光彩。

也許是任獨行教他的法子起了效果,使得他臉上的淤青浮腫幾乎都消散了,顯現出了他俊秀的五官輪廓,因為太瘦那雙本就很大的眼睛是顯得更大了,烏黑的瞳子十分明亮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