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城,定遠侯府》[京城,定遠侯府] - 京城,定遠侯府第2章  

這一夜,楚雲瑤又被夢魘驚醒。
墨凌淵離開的畫面不斷的在她腦海中重演,那決絕的背影壓得她喘不過氣。
她睜開眼,整張臉布滿了淚痕。
窗外一片漆黑,楚雲瑤蜷縮在床榻角落,消瘦的雙臂緊緊的抱住自己的膝蓋,坐到天亮。
起床後,她和往常一樣,親自去了廚房給墨凌淵準備早膳。
只是今日,她還多了一件事——收拾行囊,擇日離開。
整理過一番後,楚雲瑤發現自己在這裡生活了六年,除卻一些衣物首飾,能帶走的只有一個輕便包裹。
側廳,楚雲瑤剛布好碗筷,便看見墨凌淵走了過來。
她故作輕鬆道:「待春節過完,我們便執婚書和生辰貼去官府印章吧。」
墨凌淵執筷的動作一頓,眼底的情緒稍縱即逝。
「嗯。」
二人皆是沉默着用膳,再無一絲多餘聲音。
良久,楚雲瑤低着頭,斂去語間的苦澀:「若你早些告訴我,也不會耽誤你至今……」墨凌淵眸色微變,張了張薄唇似想要說些什麼,但最終還是緘默。
用過早膳,墨凌淵如常去了德臻閣辦公,金寶跟隨左右。
院子里有忙碌的下人,楚雲瑤卻依然覺得自己孑然一身。
突然,下人來報,吏部千金北茉來訪。
北茉是楚雲瑤多年好友,二人時常一同品茶賦詩。
熱絡一番後,北茉感嘆道:「我真羨慕你,能嫁給墨凌淵這樣好的男人,年紀輕輕便被今上封為定遠侯。」
楚雲瑤微微一怔,苦笑着未做任何回應。
世人皆知墨凌淵的好,卻無人知她的苦。
「雲瑤,你也莫要執着愛與不愛的,至少這些年他一無妾室二無通房,人是你的便好了。」
楚雲瑤扯了扯嘴角,一時間沒了繼續同她寒暄的心思。
北茉走後,灰濛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