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劇貓光暗之戰》[京劇貓光暗之戰] - 第九摺合格!京劇貓白糖

怎麼了,有心事?白霜見白糖大晚上不睡覺在房頂上便出現在白糖旁邊,是你啊白霜哥你說納蘭宗主會讓我成為京劇貓嗎?而且我是什麼宗派的都不知道白糖說到

白霜:這重要嗎?你在夥伴們身陷危機的時候救了他們啊!

白糖:可是要是沒有你,也許我們早就被抓了

白霜:要是沒有我,你就打算放棄同伴嗎?

白糖:不是這樣的……我

白霜:這不就對了嗎,白糖你要相信你自己,考試啊,我也要考的!

白糖:啊?為什麼啊

沒事,私事而已白霜說完就消失了

————第二天————

哎呀!武崧,你就不能輕一點嗎?白糖被打的鼻青臉腫的,哎!要通過實戰測試自己是哪個宗派的這是你說的,武崧有點無語的說到

小青:誰叫這丸子的韻力一點特性都沒有啊

大飛:真是奇怪,面對宗主的時候白糖明明很威風啊,怎麼現在變弱了「哼!我看是靠運氣吧」武崧走過來說到,白糖聽到這話生氣的說到你…什麼嘛,人家只是不到關鍵時刻發揮出實力而已!唉!不會游泳,又怕燙,唱歌走調,視力也一般,到底是哪個宗派的啊

「魔·奔龍」一隻紫黃色的龍沖向星羅班,星羅班眾人及時反應過來及時躲開,嚇死貓了,這誰幹的呀!白糖剛說完就被別人一腳踹出去,白糖!武崧等人看向了偷襲的貓,結果發現這人正是白霜,還釋放出魔化的韻力

唐明見這種情況想去幫忙就被納蘭攔住說到慢着!唐明問道前輩這是為何?如果做宗宗主,我會上去幫忙,但如果是他那就沒事了納蘭淡淡的解釋道「前輩說的是誰?」唐明說道,正是擁有混沌和韻還是修和黯的師父,白霜!他是在訓練這些孩子們,原來如此,唐明聽到這說放心了,表面上沒事,但在內心裏很驚訝

白霜哥你怎麼了啊,你不記得我們了嗎白糖激動的對着白霜說到,他已經不是我們認識的白霜前輩了,只有凈化他體內的混沌才行!武崧安慰白糖,沒錯,我們一定可以的白糖說道

你們幾個小貓咪真能吵吵!白霜說完就釋放出紫粉色的韻力【魔化念之韻】

「萬念俱灰!」白霜面前出現一個紫粉色法陣沖向星羅班,而白糖及時的躲開,星羅班們因為萬念俱灰的原因非常的痛苦,你放開武崧他們!白糖說完就釋放出韻力「彗星!」白糖放出大招沖向白霜,然而白霜不急不慢的說道小白貓,你的速度太慢了!

讓你看看什麼叫真正的彗星「彗星!」白霜張開手,手心裏集結了韻力瞬間出現一道紫金色的光芒沖向白糖

好……好強!啊!白糖被白霜的攻擊打了個正面然後站了起來,呼……

白霜看了一眼白糖「念石咒」白霜將石頭和石塊融合形成巨大的石頭攻向星羅班,而白糖在巨石壓到星羅班時瞬間擋巨石,白糖那種想保護同伴的信念釋放出更強大的韻力打碎了巨石便昏了過去!

白糖!白糖你快醒醒!白糖迷迷糊糊的聽到有貓在叫他,睜開了眼睛看見武崧他們,大家沒事吧!白霜哥呢!白糖說到,沒事了,唐明師父和納蘭宗主凈化了白霜的混沌,白霜還說你應該是做宗的韻!

嘰里咕嚕說道你下手好狠啊,要不是因為做宗的韻可以強化體質,說不定沒一個月醒不過來!我已經下手很輕了,起不來那就是太弱!白霜說到,嘰里咕嚕表示無語【內心:你什麼實力又不是不知道啊,那小貓才十二歲,你都幾千歲了好吧】我知道你在想什麼,白霜說完喝了口茶,嘰里咕嚕聽到這話趕快溜了

————第三天————

什麼!【星羅班一起說的】

小青:只給白糖增加考試難度,就因為有黯的前科?

大飛:就是說,如果白糖考試失敗

武崧:他就會失去所有韻力……這

小青:那白糖,其實有沒有京劇貓的頭街,沒怎麼重要啦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