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靖康武神》[靖康武神] - 第7章 蛇鼠一窩

「行了,別吵吵了,你倆說的都有道理,遇見歹徒,你倆根據情況而定,是殺還是抓!」司長也被搞得頭大,這倆人一見面就掐,直接將決定權交給他們倆。

有鍋他倆背,自己不吃虧。

「大家看!」

司長放出一些資料片段。

「我們查過,這個死者是青蛇幫的人,隸屬黑蛇門,代號黑蛇101,它死前,手臂被人打斷,肋骨斷裂,然後,才被一擊斃命,和武館看守人死法一致,據推測應是同一人所為。」

「不對啊!如果,真要殺人,何必折磨的這麼慘?難道有深仇大恨?」

「早晨六點時查過,從死者身上發現了血跡,DNA對比後,發現有兩個人……」

司長又放出一些資料。

「岳武,性別男,年齡22,父母早亡,十歲時被人領養,十六歲時,養父養母逐一去世……

三年前因為練武導致雙腿殘廢,最近剛剛復原,另一個DNA就是他的,我已經派人去請了,估計快到了。」

「不可能吧!」有人感到不可思議,「死者明明是受了很重的內傷,兇手沒有幾年功力,是不可能將人打成這樣。

岳武不過是雙腿剛康復,勉強能夠走路,已經謝天謝地了,怎麼可能還去殺人?」

「黑蛇門的代號是按武力值排名,能排到101普通人除非有槍,否則不可能打得過,更何況殘疾人?!」老尤一臉懷疑的表情。

「據我了解,岳武一直在被一個神秘女子照顧,女子身份來歷不詳,我查不到,也許他倆一直在隱藏。」秦佐目光撇了撇旁邊的老尤。

便帶着笑意又道:「不過,我查到,那女子和咱們司的某人,有些聯繫。」

老尤沒有回話,死死盯着秦佐,這貨一有漏,就想潑髒水。

「你倆好了,等下人就來了,你們倆去審問。」司長再好的脾氣也火了,等下不制止,兩人都能打起來。

咚咚……

一個年輕的搜查官,敲響了門。

「司長,人已經帶到審訊室!」

「知道了!」司長點點頭回應了一句,扭頭對着眾人說道:「想知道真相,跟我走!」

結果,這麼多人,只有秦佐與老尤跟去。

其他人心裏跟明鏡一樣,看似簡單的案件,能驚動兩位大佬,自然沒那麼簡單,還是小心點為妙,一個月幾千塊工資,沒必要得罪大人物。

一間幽暗的審訊室內,四面都是密不透風的牆壁,只有一束光照在犯人的臉上,讓人雙眼不由得緊閉,許久之後才能適應。

擁有幽閉恐懼症的人,根本無法呆在裏面,好在三年的時間,岳武早就適應了幽暗。

「你就是岳武?」

審訊室內走進來兩個人,手裡拿着紙和筆,冷漠地道。

「是!」岳武茫然的回應一句。

「黑蛇101……諾,就是這些人,也是你殺的吧!?」他們掏出幾張照片,放在岳武面前。

「什麼叫『也是』?還吧?!」岳武微微皺眉,跟老子玩文字遊戲?

隨後嚴肅的糾正道:「他們幾個合夥揍我……之後他們就走了,我身上現在還有傷呢,還在流血呢,不信你們可以驗!」

「你也是一個人才,能讓這麼多人打你,真夠愚蠢的,下次再見到他們躲着點。」搜查官一臉的嘲笑。

「沒辦法,他們嫉妒我的容貌。」岳武憋着火,冷冷的回應一句。

這世道混亂不安,不是你們的責任嗎?

你們不去抓壞人,反而怪好人為什麼不逆來順受?什麼狗屁邏輯!

宋國,我看也快到頭了,這天下,應該是大家共同做主,而不是皇室一家獨大。

「呦!脾氣不小,放心來到這裡,你就別想出去,不死也得脫層皮,你去驗驗他的傷!」

一個搜查官抱着一個正方形盒子走來,能清晰的看見,上面刻寫着外國文字,是國外進口的最先進儀器。

這個儀器能夠檢測到「經脈」,普通人和練武之人,經脈都是不同的,岳武有沒有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