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驚!七零年代炮灰背着女主成首富》[驚!七零年代炮灰背着女主成首富] - 第9章 偷摸進時家的老鼠

顧城對於這個小黑炭的好感多了一些,他是一個有潔癖的人,要不是家族的人作祟,他根本不會下鄉。

時辛離開了時二爺家,路過父母家的時候,鬼使神差的,時辛推開了門,這兒只有在她剛重生的時候來過一次,後來再也沒來過,院子里滿是落葉,和乾枯的桃核。

院子里有一顆桃樹,記憶中這是原身剛出生的時候,時父栽的,現在已經很粗壯了,時辛看了一會,正準備離開的時候,發現了不對勁。

落葉是鋪滿地的,但是中間有一道人為走過的痕迹,特別明顯!

時辛的眼神微暗,她家裡,遭賊了!時辛放緩腳步,往裏面走去,傅修靠在門後,眼神帶上了殺意,他的**着上半身,用紗布裹了起來,剛才動作太劇烈,現在已經開始往外滲血了,傅修手裡拿着匕首。

若是被人發現了,他不介意殺人。

時辛的手搭上了房門,兩個人只相差了一步,時辛的呼吸都變得緩慢了,她能感受到,門後有人!

時辛的腦中閃過了昨天晚上虛擬教練教的格鬥術,感覺自己還是有一定把握的,加上籃子可以做遮擋,下定了決心時辛正準備打開房門,從廚房突然走出來一個人,看到時辛的時候,手裡的東西掉在了地上。

「小小小辛!你你你怎麼在這?」柳安安嚇得話都結巴了,不敢相信的看着時辛,明明說時辛不會來這裡的啊,觸景傷情。

時辛冷着臉看着柳安安,女主在這,所以裏面的必然就是男主了。

「我倒是不知道,柳安安你喜歡進別人的家,怎麼你自己家住的不好嘛?」時辛其實並不想和女主成為敵人,但是她真的很生氣。

這是原身最難過的地方,也是她心裏的一個結,現在別人居然在這個結上亂竄,時辛怎麼能夠忍得住。

柳安安有點不知所措,她就沒想過時辛會來,本來現在知青正好下鄉,讓傅修成為知青就可以了,結果還沒等她實施計劃呢,就被發現了,哆嗦着想解釋,但是又不知道怎麼開口。

「行了安安,這件事情不是你的錯。」

時辛早就往外退了兩步,房門被打開,傅修慘白着臉出來,他上身披着件軍大衣,時辛甚至覺得傅修侮辱了軍裝,就算是那張臉多帥,身材多好,時辛看着他的眼神依舊滿是厭惡。

「啊,阿修你傷口破了?」柳安安一看到傅修,什麼都忘記了,雖然任務本來是獲得傅修的好感,但是在相處之中,柳安安的春心萌動了。

看着兩個人想身體接觸卻又害羞的樣子,時辛的心冷靜下來了,男主不好惹,這是她的第一想法,不能崩小說劇情,這是她的第二想法。

畢竟她只是一個炮灰呀~不過就這麼放過他們?時辛不接受,雖然她是炮灰,但是她也是個有骨氣的炮灰!

「柳安安,你就說這件事情怎麼解決吧?」

時辛開口,打斷了兩人之間的粉泡泡,傅修看着柳安安的時候滿眼溫柔,轉頭看着時辛的時候面帶惱怒,似乎感覺時辛是在無理取鬧:「你究竟想怎麼樣?這又不是安安的錯,你要什麼補償和我說。」

柳安安崇拜的看着傅修,時辛內心作嘔,不過時辛轉頭一想,似乎是一個發財的好機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