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神病院里的emo》[精神病院里的emo] - 第4章 他們欺負你不會說話

朱曦未露,但天卻格外明亮。海崖波濤的聲響隱約可以聽見,在山的另一邊。

被月光照耀一夜的露珠,無情跳入土地,掩蓋蹤跡。再一次蘇醒時。

啊啊——不要!這群人在我身邊幹什麼呢!

「快,讓他再打開一些……」

「用力——用力——」

無聲的叫喊,手無縛雞之力的抵禦,小啞巴被他們束縛住。

黃白土地上,一滴滴眼淚順着臉頰流了下來。

浸**地面,就像他絕望的心一樣,變成黑色。

「快點,快點,你不是想吃肉嗎。」

呲啦一聲,不用剪刀也可以讓棉布分離的動作。

他想用手撈過衣服,卻被突來的木棍壓住了雙手。

「使點勁,你要是控制不了他的手,等一會你的手也沒有了。」那風聲鶴唳的聲音,嚇得其他兩不得不死死壓住。

哪裡來的魔杖,很主動的靠近手掌。像是被塗上了膠水。

胳膊嘎吱嘎吱響,他疼痛的面容,只能用斷了線的珍珠來說話。

炸開的蜘蛛網,空隙不斷擴大。幾個人都興奮的不得了,「看他每天都把自己裹的緊緊的,原來皮膚這麼好。」

黑色的老繭,黃色的手皮摸在皮膚上。

「哎咿喲,這嫩的,跟個芽。」

「這才叫細皮嫩肉吧!」

「這要是賣出去,還不換來一套大別墅呀。」

看着一張張黑黝黝的臉,是羨慕,是嫉妒。是心底的貪得無厭,是採花賊也誇讚的一朵。

「從來都沒有見過如此的膚色。」說完直接上嘴,胸骨左邊的肉。「原來肉食動物,吃的才是最新鮮的食物!」

刺耳的尖叫,只有小啞巴自己聽見,鮮紅的血順着肚子流了下來。

「去一邊。」一隻小跑着的腳,把那個「肉食者」踢到到了旁邊。

跪在地上,疼也不敢出聲。

村長的兒媳婦才是,這方圓幾百里的霸主。

她那盛氣凌人的眼神,看見這個不會說話的小啞巴。

「動作都這麼快,不是說等我來嗎?」

小啞巴咳咳兩聲,和枝頭杜鵑啼血一樣。

跟她最近的一個小黑崽,「老大!」

惡狠狠瞪了他一眼,說錯了「靚姐,我們是怕他跑了,才想着先按住他。」

直接一巴掌扇了過去,「殺豬還要先洗脖子,怎麼跟個原始人一樣,什麼也不懂,就下手了。」

再看他,果真是白皙雪膩,難得的貨色。雙目微張,流下了眼淚,洗乾淨了臉。

「這要不是早早下手,不知道又便宜誰了。」靚姐蹲了下來,拿着36.9度的布條,從肚子下面到上擦了過去。

急促的呼吸聲,心臟跳動的更快了。他泥濘的表情,被她的手死死捏着,只能閉上眼睛,這一切什麼時候可以結束呢?

「這才是止血的最好方法。」

旁邊的小弟一臉仇恨,怎麼自己都沒有這樣的待遇?連個啞巴都不如。

其中一個拿個刀想刀划過來,靚姐眼疾手快,一個反手把刀奪了過來。上去一個前劈,讓他嚇得發抖。

「真是傻,上身五臟六腑弄壞了不好整,你們要選只有肉,沒有那麼多血的地方。」

「靚姐不會心疼了吧,他可是……」

「放肆。」又是火辣辣的一巴掌,「是活豬好賣,還是死豬好賣。」

點着他的腦袋,「你怎麼也長了一個豬腦袋。」

「那我們要削下來哪一塊肉?」

「靚姐你可不能忘了,你老公五年前死都是因為他,還有那麼多的財產都是被他燒毀的,還有……」

「不用說了,就大腿的肉吧。」其中一個小弟跪在地上,靚姐坐在他的背上。

「小黑崽,點煙!」

掏了半天口袋,打火機拿了出來,煙卻不敢遞上來

「靚姐啊,您忘記了,你爸現在不讓你抽煙。」

下巴暗示她的肚子,小聲的說

「對孩子不好,您這可又是一個哪吒呢,都懷了快四年半了,還是沒見鼓起來,一直是那三個月大的樣子。」

高跟鞋踹了他的屁股,「還用得着你說。」

「麻溜的,要不然你小命就不保了。」

靚姐煙癮上了,小黑崽為她送上煙。還把她扶到了他的背上,「那您坐好看戲。」

「抓緊時間,把他身上的土灰洗乾淨,看那一層層的要怎麼繼續!「」

一個個布丁的褲子,怎麼可能那麼結實。小啞巴扭動着腰,反抗着。嘴裏哼唧哼唧,卻無濟於事。

上下晃動的腰肢,靚姐憋不住多看兩眼。這皮膚比我一個女的還艷春日花,內心的波瀾都不知道濺起多高了。

看着黑漆漆的雙手想解開小啞巴的衣服死結。左右使勁,臉都快憋紅了,「膠水塗的太多了,黏住了怎麼辦?」

「一群廢物,你們手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