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神病院里的emo》[精神病院里的emo] - 第6章 樹洞奇遇

心奴兒是太陽系之女,生下來只用絞盡腦汁得想,如何去花錢,去揮霍。

直到二十六歲這一年,豪車豪房已經住厭倦了,金條鑽石變成了累贅,貴族的生活沒有了一絲光彩。

生活沒了繽紛,沒有喜出望外。像沒有感情的機械人,沒有心跳的木頭。

午夜月圓,黑色的月亮是信號彈。去尋一個地方。

悄悄逃離了那裡,帶走傳家寶,只為尋找陰陽碧玉吊墜所說的「人生意義」。

一走就來到地球的颻雲山系,這個陡峭的石壁下,陰陽碧玉發生了反應。

朦朧中她看見那華髮光滑濃密,輕輕一甩,蓬鬆下深邃的眼眸,只有神秘感不屈。

小啞巴五官分明,光滑的鼻樑,加上那純情飽滿的眼神。仔細一看還是一對飄悠悠的感覺,打開

所有人不及的光,剪開少女的芳心。

「親愛的小主人,我們兩個是陰陽碧玉里的精靈,在此等候多時。只為你們相遇。」

溫泉池裡是那樣的清澈純潔,兩個精靈來到身邊一左一右。

「這水能洗去世間一切煩憂,你不是要找人生的意義嗎?還不趕緊下去,找一找。」

猶豫的步伐,還是被推搡進去。溫泉池邊的岩石,變成一個座椅。

「剛剛好,不大也不小。」

小啞巴飄了過來,緊張的眼睛裏,直直地站在美奴兒面前。

「不是洗去一切污穢嗎?怎麼連衣服也洗去了?」

小啞巴沒有尖叫,腳往後退,一屁股倒在後面。兩隻手撲騰起來,好像很害怕。

心奴兒抓緊他的手,一個往回拽的動作,把他拉到岩石邊。

被嗆了兩口水,手摸着脖子。

扭過頭,小啞巴顫抖的嘴,用手抱着光光的身子。低着頭,蜷縮在那裡。

心奴兒看着精靈,「我們素不相識,他是從哪裡來的?」

她生氣的樣子,好像是褻瀆了這個地方,兩個精靈扶着她的頭,轉過她的身子。

「你仔細看一看,那眼睛雖然存着驚恐,但一眼可以洞察到星星子子。」

確實,那脖子下的鎖骨沒有一絲寒氣,多的只是軟糯糯。

沒有達官權貴的陰森,倒是一臉白皙嬌好,無辜坦誠的心。

「你要是想從陡峭的石壁下爬上去,他可是少不了的。」

「你再看。」心奴兒眼前一亮,滿身血液流淌的是溫和,時而婉轉動聽,時而高山流水。

「這是遇見知音了?」

「這裏面封存五仙之原體,能在你這一代打開此地,那就是緣分。」

一閉眼回到了,陡峭石壁下。

心奴兒大叫道,「你還沒有告訴我,人生的意義到底是什麼呢!」

「爬上去你就知道了。」

脖子下的陰陽碧玉吊墜飛起來,自動分成兩隻小魚,黑色的一隻飛向小啞巴,白色的一隻留在脖子下。

心奴兒也沒有阻擋,「你們人間是不是有一句話叫做:遇見了就是命中注定。」

小啞巴只是看着她,感覺她一直在發光,金髮碧眼下那櫻桃紅的嘴唇在心上波動。站立的樣子,一看就是十幾億男人的夢中情人。

走到陡崖下,腳下的花花草草都變得很有精神。猛的一下抬起頭。

放在凸出岩石塊上的手,一隻腳也準備上。

徒手爬懸崖?她怎麼這麼厲害?

到了1/3的地方,美奴兒舒了一口氣,雖然以前的運動也會有攀爬,但今天怎麼格外的熱?

好像一股火辣辣的能量,包圍住自己。不斷向上輸入體內。

又到這個剛剛摔倒的地方了,堅定的眼神,還是被岩石上的青苔調戲了。

糟了————又要掉下去了,就差一步呀!

眼睛準備一閉,那就重新來吧。

突然,腰上一個厚實的手,讓她重新貼近岩石,兩條腿也懸空了起來,繼續向上。

怎麼回事?捏住了最上的藤蔓,兩個人都上來了。

小啞巴只覺得脖子後面很暖和,趴在地上。

心奴兒這才扭過頭了,是自己坐在了他的脖子上,把自己託了上來。

蹲在小啞巴面前,小啞巴抬起頭,如同一隻聽話的小蛇。

「果然,你是我找到『意義』的鑰匙。」拿起他脖子上的黑色吊墜,「你就好好戴着吧,謝謝你把我托到上來。」

那滿眼溫柔的笑,直接擊穿小啞巴的身體。

「我終於上來了。」看着遠方城市的繁燈火樹,「原來晚上才是人間最美的時候,地球,我來對了。」

一張紙飛了過來,緊緊的貼在臉上。用手拿下來一看,「人生的意義」

「這就是我要找的東西嗎?」

看着上面的字:

穿梭在精神世界裏的橋樑,連接着萬眾心裏的一道光芒。

送給他人愛心的力量,讓生活變得更加美好。

吊墜里的兩個小精靈又飛了出來,一個嫵媚一笑,一個送上鮮花,

「當你覺得人生無聊時,你已經找到了最無聊的事情,去等外賣吧!」

「聽起來不錯,還沒有抬腳走。」被兩個精靈攔了下來,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