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僅剩的戰皇》[僅剩的戰皇] - 第5章 基地

異世界2066年5月15日,是所有韓國人民最絕望的一天,也是世界人民最驚恐的一天。

這是一位僥倖存活着的韓國市民的回憶。

「我清晰的記得那是早上六點,一隻龐然大物,登陸了仁川,我曾在電視見過它,直到現在我都無法忘記那一天,即使現在閉上眼,我都害怕夢見那天。」

啟明的猜想成真了,巨獸在仁川登陸了,它的出現直接給韓國**帶來了震撼,給韓國居民帶來了恐慌與絕望。

這一次巨獸沒有停止腳步,它越過了永宗島,直接出現在了仁川,並且摧毀了仁川大橋,使永宗島跟韓國本土失去了聯繫。

總共十萬三階喪屍出現仁川海岸,比起一兩階喪屍,三階喪屍更加的難以消滅,普通的炮火對它們已經形成不了有效的殺傷。

面對突如其來的襲擊,仁川方面的守軍一時間毫無抵抗之力,僅僅兩個小時,仁川市區就瀕臨淪陷。

幾十萬韓國居民淪為了喪屍的口糧,也成為了增加喪屍的原材料。

首爾的安危變得岌岌可危,為了阻攔喪屍,韓國軍方在一天之內集結了所有可集結的兵力,總共七萬兵力。

在仁川通往首爾的各條道路上構築起了防禦工事,並且讓釜山的軍隊立即回防首爾。

不過要釜山的軍隊回防最快也需要三四天,更不用說坦克和導彈這些了。

對此韓國**立馬向亞細戰區指揮部發出求援,希望派出十萬左右的兵力支援韓國。

軒轅昊對此表示,應立即支援韓國,不過十萬兵力的調集需要時間,在此之前韓國**也就只能靠自己了,當然可以不要臉的去求自己北邊那個國家出手,畢竟都是一個民族的。

很可惜,韓國**寧死不去求朝鮮,而是請求遠在北美的美國,希望美國可以派艦隊來支援韓國。

巨獸登陸仁川的消息,幾分鐘就傳到了白宮,美國國防局那些人又不是傻子,直接表明:韓國**之前對屍潮作戰勇猛,而美國艦隊要護衛本國海域,無法支援韓國…」

開什麼玩笑,就老美那想法,你韓國滅不滅亡跟它有啥關係,三階的屍潮,老美瘋了?拿自家士兵給你殉葬?

說回啟明,在四川機場下機後就看到韓國受到襲擊的新聞,他的猜想得到了實證,對此啟明卻毫不在意,因為他知道除了五大國,在這個世界上想獨立對抗屍潮的國家是不存在的。

「您好!請問你是啟明嗎?」只見一位年輕的士兵突然詢問道。

啟明看了一眼這位士兵的軍銜,連忙做了一個軍禮回復道:沒錯,我是啟明,請問?您是?」

「我叫沈松,是首長特派來接你的!」

「首長?」啟明有點意外,軒轅昊只是說會有人來接應他,可他沒想到居然會是軍隊的。

作為軍人,不該問的永遠不要問,機場外一輛紅旗轎車早已等候多時了,車裡還有一人,車窗搖下之際,啟明撇了一眼那人的軍銜。

整個人都有些慌亂,標準的軍姿,標準的敬禮。

「啟明?嗯~不錯,上車吧!咱們車上聊。」

溫和的語氣下透露着不可抗拒的威嚴,啟明戰戰兢兢的上了車。

「我的老首長昨晚親自給我打來電話,非要我親自前來接你,真是~」首長搖了搖頭,一臉的苦笑。

「老首長?」啟明有些好奇詢問:首長口中的老首長是?」

「你不知道啊?老首長還是老樣子!」首長驚奇的表情下透露着一絲習以為常。

「先認識一下,我姓唐!你可以稱我唐叔。」

啟明直接受寵若驚急忙表態:首長,我只是一普通士兵,怎能不遵守紀律。」

唐叔的眼中閃過一絲狡黠,笑道:普通士兵?的確從你的資料來看,你確實是一位普通到不能再普通的士兵了,在華夏的軍隊中你也只能算是一粒塵埃。」

「不過~」這不過兩字,在啟明聽來神經都緊繃了起來。

唐叔從一旁的手提箱中拿出一份檔案遞給了啟明,隨後自顧自的說了起來。

「啟明,23歲,華夏重慶人,5年前服役於南極戰區指揮部,4年前成為南極戰區麾下最精銳部隊,獨角鯨部隊一員,曾與七名隊員,執行過獵狼計劃。」唐叔淡然一笑。

啟明有些驚訝和慌張,這些都是屬於機密,特別是獵狼計劃。

唐叔接著說道:你在三年前的一次任務中與部隊失去聯繫,獨自一人在冰天雪地的南極存活了十四天,堪稱奇蹟,去年的上半年,你不知因什麼原因被調往亞細戰區指揮部,成為了一位普通士兵。」

唐叔的話,與啟明手上資料顯示的一模一樣,啟明的底已經被摸透了。

不過啟明並不意外,華夏作為五大國之一,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