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僅剩的戰皇》[僅剩的戰皇] - 第9章 迷惑行為

「啊!腐爛的氣味夾雜着血腥的味道,仁川~」

一葉孤舟停靠在仁川海岸,船上走下一人,黑色斗篷以下,不知是男是女,行走在殘垣斷壁之間,繁華的都市淪落至此,真是令人唏噓。

破碎的城市中,散落着零星的槍聲,看來還有抵抗之人。

遠處傳來急促的腳步聲,還有一些低吼的聲,聲音很雜,喪屍還是狗叫,好像還有貓叫。

「呃啊!」原來是一隻小狗,後面還有一隻喪屍,那條小狗好像叼着什麼,似乎是相片,後面的喪屍發瘋的追趕着它。

那隻喪屍不是什麼三階喪屍,而是普通人被咬傷後,所變異的,危險性不大。

眨眼間黑袍人就來到喪屍面前,仔細一看這喪屍是個老婦所變異的,老婦並沒有在意黑袍人,目標依然是那條小狗。

小狗在黑袍人身後狂吠,聽起來卻異常悲鳴。

只見手指伸出,從光滑的皮膚以及手指的粗細來判斷,黑袍人應該是一位少年。

或許是眼拙,少年伸出手指時,指尖有一絲藍色的火苗,只是輕輕觸碰了一下老婦,狂躁的老婦瞬間安分了下來。

身後的小狗停止了狂吠,安靜的圍繞在老婦身邊,原來這老婦是小狗的主人,從小狗叼着的相片可以分辨出。

「小東西,你的主人已經……」少年微微皺眉,發現小狗的後腿上有一刮痕。

正想仔細觀察,小狗卻異常狂躁起來,痛苦的狂吠打滾,刮痕正在擴大腐蝕它的皮毛和血肉。

意外的是,小狗依然守在它主人身邊。

少年輕嘆一聲:看來你不想離開你的主人,小東西我就幫你一程吧。」

手指輕點小狗的額頭,狂躁變得安分,一人一狗就那麼安靜,如同雕塑一樣。

起風了,一陣清風吹過,攜帶着腐爛和血腥味,黑袍隨風飄揚,顯露出那絕美的容顏。

一襲白長發,精緻的讓女人都嫉妒的皮膚,纖纖玉手,真懷疑他是否是男的,用古代的貴公子來形容最合適不過了,不過最意外的是那腰間掛着的一把劍。

在這現代社會,很難想像居然會有人帶着劍這種冷兵器。

少年嘴角微微上揚,淡笑道:仁川就交給他們吧,還是先去首爾吧,不然師父又要催了。」

幾萬名亞細戰區士兵正在華夏的大連登船,不得不說軒轅昊作為亞細戰區的指揮官,面子還是挺大的。

除華夏大連以外,俄羅斯也把港口借用出去,出乎所有人意料的是,朝鮮也提供了港口。

比起韓國的夜郎自大,朝鮮顯然明白什麼是唇亡齒寒的道理。

即使有三國的支持,亞細戰區的支援軍最快也要兩天才能抵達首爾,釜山的援軍已經完全陷入道理癱瘓的淤泥中。

「報告!空軍那邊發來消息,他們的炸彈和燃油已經不足。」

「報告!由於南部市民進入,造成北部街道形成擁擠,物價上漲,電水天然氣停止供應,鬥毆事件發生,昨晚因鬥毆至十六人死亡!」

「報告!今早有數萬民眾離開首爾。」

「報告!」

「夠了!」李根實大發雷霆,一把掀翻桌子,整個人都青筋暴起。

金蒙佳臉色一樣難看,雖然炸斷了漢江上所有的大橋,也用白磷彈實行了堅壁清野,可沒有援軍,首爾被攻破是遲早的事。

今早屍潮便對麻浦區開始進攻,要不是轟炸機和坦克不要命的狂轟,麻浦區差點失守。

其實情況還不是很糟糕,就在剛剛李根實得到了**傳來的指令,要他不惜代價守着首爾兩天,亞細戰區支援軍已經出發前來增援。

這無疑讓李根實和金蒙佳看到了希望,立馬用廣播告訴首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