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極品相師/極品相師》[極品相師/極品相師] - 第十章:有錢,任性

程清微驚:「你怎麼知道?」

蕭絕翻了她個白眼:「猜出來的,你請的風水師都沒看出名堂,足以證明布局的人比他們道行都高,風水師想殺人,分分鐘的事。我真是要債要出個大麻煩啊。「

程清臉色一白,一把抓住蕭絕說道:「好弟弟,你一定要保護好龍總,千萬別讓她有事。「

「放心,能在我眼皮底下殺人的人還沒出生呢。程姐,你保護好自己就行了,有什麼麻煩,千萬要告訴我。」蕭絕認真的說道。

程清點頭答應上了車,離開之前又說了句:「你跟龍總要好好相處,別欺負她哦。「

蕭絕無語,明明是她欺負我來着。翌日,龍輕舞出沒各大醫院的消息不脛而走,媒體對於她出沒醫院的原因也是眾說紛紜,隨着媒體對她身體不適的猜測,龍騰集團的股票也跟着下跌,大盤一片鮮紅,異常刺眼。

「輕舞,不是叔叔伯伯們給你壓力。你自己算算,從你上任之後,集團損失了多少錢?度假村的項目,我覺得應該暫時停下來,畢竟集團需要時間休整。」

「哼,我從一開始就沒看好這個項目,要我說,還是早點將地皮倒賣出去,還能保個本。」

董事會上眾說紛紜,龍輕舞坐在輪椅上認真的聽着他們的建議,蕭絕百無聊賴的靠在牆壁上,眼神時而看看這個,時而看看那個。

「好了,大家都消停一會。」龍懷恩一抬手,七嘴八舌的眾人全都住了嘴。

龍輕舞的臉色絲毫沒有因為眾人對龍懷恩的馬首是瞻而生氣,淡聲問道:「龍副總,你有什麼要說的。」

龍懷恩一指蕭絕:「你做事越發的荒唐了,立刻把他趕出去,向媒體澄清你們的關係。」

看到有人拿手指自己,蕭絕眸光微冷,閃出一抹厲色。

龍懷恩臉色一變,瞳孔一縮,居然不敢直視他的眼睛。

「我的私事恐怕龍副總還沒有資格過問。」

龍輕舞的話差點氣的龍懷恩吐血,忍着怒氣說道:「好,這事我暫且不管。度假村的事你有什麼打算?」

「依你看呢?」

龍懷恩聽到龍輕舞先詢問自己的意見,臉色緩和了些,沉聲道:「各位董事說的不錯,龍騰已經沒有多餘的資金再投到這個項目上了。不過轉手賣掉,也未免可惜。」

說到這兒,龍懷恩停頓了下,看了看龍輕舞的態度。

「所以呢?」龍輕舞見他看向自己,很配合的問道。

龍懷恩聽她今天如此配合,心中不免奇怪,不過還是接著說道:「不如跟其他集團一起合作開發,既可以回籠資金,也不會耽誤工期。我覺得銀瑞集團是個不錯的選擇,你們以為如何。」

「這個辦法好,我贊同。」

「銀瑞集團財大氣粗,能跟他們合作開發,那是最好的了。」

龍懷恩剛說完,就有不少人附和着贊同。

「輕舞。」龍懷恩示意大家先安靜,接着看向沉默不語的龍輕舞。

眾人紛紛看向她,龍輕舞的視線一一掃過他們期待的眼睛,最後落到龍懷恩身上,一字一頓的吐出三個字:「不可能。」

龍懷恩臉色劇變!

「不管你們同意不同意,這個項目我勢必要開發。另外你們最好死了這門心思,度假村我一分地都不會讓給別人,它必須完完整整的姓龍。」

龍輕舞絲毫不在意龍懷恩難看的臉色,俏臉冰冷的扔出這番話。

於公,龍懷恩是龍騰的副總,有權利決定集團的事情。於私,他是龍輕舞的親二叔,龍輕舞非但不尊重他,還當著眾人的面打他的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