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極品相師/極品相師》[極品相師/極品相師] - 第二章:七星棺材釘

一股寒氣從頭灌到腳,蕭絕暗想要是把這個小妞娶回家,夏天不知道要省多少空調費。呃……想的有點多,打住打住。蕭絕拿出剛才的欠條說道:「看到沒有,這是欠條,清清楚楚寫着龍在天欠我師父一千塊。「

欠條,一千塊!

龍輕舞美目微亮,腦海里迴響起爺爺說過的話:「輕舞,要是哪天有人拿着一千塊的欠條找上門,你一定要留住他,只有他能幫你解決當前的麻煩。「

「滿口胡言,我看你是故意來污損董事長名聲的。快把他趕走,以後誰再放這種人進來……。「

「程清!」龍輕舞一聲輕斥打斷了程清的話,隨即素手一揮:「都回去吧,沒你們事了。「

總裁發話讓他們退下,一眾保安不敢再多留一秒鐘,眨眼間就各司其職去了。

「龍總?」程清對龍輕舞這一道命令感到十分不解。

龍輕舞沒有解釋自己的行為,走到蕭絕面前伸出了白皙的玉手。

這個態度才對嘛。蕭絕滿意的收起了欠條,握着她的手指,眯着眼睛看了兩眼,嘖嘖說道:「哎呀美女,你這麻煩還不小咧。遇上我,算你走運了,我給你破災,妥妥的。「

龍輕舞看他會錯了自己的意思,抽回自己的手指,冷冷的白了他一眼:「欠條。「

「呃……」蕭絕大汗,敢情不是要自己給她看相啊。尷尬的縮回還殘留着她指香的手,轉而把欠條給了她。

欠條上的內容很簡單,跟爺爺說的一模一樣,龍輕舞確認了確實是爺爺的字跡之後才對他放下了成見。

「你是蕭大師的徒弟?」龍輕舞問道蕭絕,轉手把欠條給了程清,示意她收好。

「我們是師徒關係,不是父子關係。我姓蕭,並不代表師父他老人家也姓蕭。不過你怎麼知道我姓蕭?」蕭絕對她的問題感到很疑惑。

這跟繞口令似得問題也讓龍輕舞很是不解,她記得爺爺說當年幫助他的大師姓蕭。怎麼到他徒弟這裡又不姓蕭了。

蕭絕見她比自己還疑惑的表情,頓時明白了,笑道:「無所謂啦,那個死老頭姓什麼連我也不知道。還是說點正事吧,這個錢你們到底還不還?」

龍輕舞點點頭:「龍在天是我爺爺,他欠的錢我自然會還。不過爺爺說過,蕭大師對他的恩情不是錢能衡量的。上去說吧。「

說完轉身走向電梯,蕭絕心想總算找到債主了,立馬抬腿跟了上去。心裏美滋滋的想着完成了這項要債任務,回去總不用再被師父逼着擺攤算命掙酒錢了。

跟在龍輕舞的倩影后面想美事,走着走着突然想起來件事,忙喊道:「等等。「

龍輕舞和程清同時停住腳步,蕭絕給程清的第一印象就不好,是以程清對他頗有敵意,皺眉問道:「又幹什麼。「

蕭絕倒是沒有介意程清的態度,指着龍輕舞的腳說道:「你的腳被釘了七星棺材釘,再走幾步,腳就會疼痛難忍,如同釘扎。「

自幼跟隨師父修習風水相術,盡得師父真傳不說,還機緣巧合的獲得

猜你喜歡